搜索
社区导航 城市生活 社会杂谈 2010年 大庆警务改革撤派出所设分局 新增干部563人
主题: 大庆警务改革撤派出所设分局 新增干部563人  (您是本帖的第 6667个阅读者,共34个回复)

7级

Rank: 7Rank: 7Rank: 7

主题
126
回帖
1421
时空币
1291 SKB
时空金币
0 SKG
威望值
3 点
时空年龄
160 岁
最后登录
2015-06-06

去签到

已有 41 个用户关注TA

2010-11-16 10:04 发短消息

大庆警务改革撤派出所设分局 新增干部563人


大庆警务改革撤派出所设分局 新增干部563人2010年11月16日02:19新京报我要评论(19)
字号:T|T




  大庆警务改革后,实行“二人一组,三组一队”,6人队是最小“作战实体”。大庆市公安局 供图
  ■ 核心提示
  近日河南全面撤销公安分局、实现二级管理的改革,引起媒体关注。在黑龙江大庆市,“扁平化”改革已推行了近6年。不同的是,大庆撤销了全部派出所,增设公安分局。目的同样是让警力下沉。
  今年11月,大庆改革进入第二阶段,将交警和公安消防并入公安分局。要求民警“一警多能”,综合执法。这种“全能化”与专业化分工相比,是否能带来效率?
  警务改革后,可见的是民警得到了“权和钱”的保障,积极性提高。副科以上干部增加了563人,干部占到分县局警力的近一半,而财政上也有了相对保障。
  改革实施后,大庆公安局连续五年在黑龙江省内评比排第一名。不过,专家认为,真正的效果,应由第三方来评估确定。
  11月11日下午6点,大庆的天已黑了近两小时了。
  大庆市公安局民警侯喜、高新区分局民警唐立民等人,在同一辆警车上巡逻。
  今年是大庆警务改革后开展“百日会战”的第6个年头。
  侯喜说,大庆入冬后下午4点天就黑了,夜长,又接近年关,是案件高发阶段。入冬3个多月的时间里,市公安局保证每天都有三分之一警力在市区巡逻。这便是每年的“百日会战”。
  以前侯喜和唐立民不参与巡逻,他们都是机关人员。警务改革后,各局机关人员也要承担一定的一线任务。
  现在的夜晚,在大庆街头不时能看到穿梭而过的警车。一些路口,还有警察查酒驾,不过警察戴的不是交警的白帽,而是清一色蓝帽。
  唐立民说,11月2日大庆警务深化改革后,交警并到了治安警队。治安警既要管交通又要管治安。他说,“这就是一警多能。”
  不再单设交警、消防
  一名司机发现自己被蓝帽警察拦住,一脸困惑。民警只好掏出警官证解释
  从11月2日起,交警孙福山脱下了戴了18年的白色警帽,换成蓝色的。
  他和另外8名同事被合并到大庆市林源分局治安分队,成为了治安警。
  这天起,持续近6年的大庆警务改革进入第二阶段,进行交通、消防管理体制改革。
  大庆市公安局决定,市区交警勤务大队人员,公安消防科人员全部划归属地分局,不再单设警种。
  11月13日,大庆市公安局长曹力伟接受本报采访时说,改革后实现全警管安全。就交通管理来看,由治安民警负责动态交通勤务,社区民警侧重静态交通管理,刑警承担侦办逃逸案件、抓捕逃逸人员以及交通事故、火灾事故现场勘查的职责,“是为综合执法”。
  孙福山戴着蓝色警帽上班第一天,发生一个“小插曲”。他拦下了一辆内蒙古的大货车,要求对方出示证件。司机满脸困惑,问:“你干啥的?又不是交警,拦我车干吗?”
  孙福山说,他掏出了警官证,执法证,向司机作了解释。“现在执法,一定随身带着证件”。
  除了交通,遇上治安事件,孙福山现在也得管。他说,曾遇到两个女人在路边打架,他过去劝,发现跟处理车祸完全不一样。“劝也劝不下来。而且涉及验伤等刑事责任,笔录和调查方式,都不一样。”这些,孙福山都得请教搭档,一名老治安警。
  他们正在互相学习和适应。
  大庆市公安局长曹力伟说起为什么要这样改革,举了个例子。
  他说,曾有一名交警处理一起交通事故,两车相撞。两人打了起来,他管不了,叫来治安警。治安警来了发现有人被打成重伤,于是又叫来刑警。“一件小事解决不了,还浪费大量警力。合并后,就不会再出现这样的问题。”
  他介绍,过去常有这样情形:交警在路面执勤时,附近发生斗殴案件,要等着分局出警;分局民警出警时遇到堵车,只能在车流中等待交警疏导。
  曹力伟说,此次大庆交警和消防改革,源于2005年开始的警务改革,改革原则一脉相承。
  扁平化:三级变两级
  大庆公安局长曹力伟介绍,改革前一线警力占48.5%,改革后占到89.3%
  一名民警称,2005年警务改革前,大庆抢劫、杀人等恶性案件多发。有“要想富,抢遍让胡路”、“血洗龙南,回家过年”等说法。“一些抢劫犯甚至分好哪一栋楼谁来抢。非常猖狂。”
  一线警力不足,民警分身乏术。民警唐立民说,曾经他所在的派出所13人,“领导、内勤、行政人员占了7人,做事的只有6个。”
  据大庆警方统计,当时大庆有70个派出所,每个派出所都有正副所长、教导员、行政内勤、户籍内勤,加在一起是5名“指挥人员”,70个派出所就是350名。
  市公安局则有22个部门,每个分局则设有16至18个大队,每个队又有大队长、教导员、副大队长和内勤等干部……
  资料显示,大庆分县局全部警力2690人中,指挥人员497人,占到18.5%,行政人员887人,占33%,执法人员1306人,只占警力的48.5%。
  2005年初,上任市公安局长不久的曹力伟开始推行警务改革。
  曹力伟介绍,改革的原则是警力合并下沉,一警多能,最大限度调动效率。“那么多派出所,有的一晚上忙不完,有的一晚上没案子。把人力整合起来,合理利用。就解决了缺人的困境。”
  大庆公安局决定撤销市区70个派出所,与10个分局合并,重新设置为20个分局。将市局、分局、派出所的三级管理模式,缩减为两级。
  曹力伟说,警务扁平化是国际趋势,纽约市有79个分局,伦敦市警察局有40个分局,都不设派出所。他认为,以10万人口设一个分局来规划,一个大中型城市,不过20至40个分局。“今天,中国的城市公安局绝对有能力管30至40个分局。”
  新设的公安分局,出警半径不超过10分钟,人数在100至150间,行使县级公安机关和派出所职权。
  新分局内部实行“三队一科”建制。三队为,社区警务、治安巡防、刑事侦查,一科是法制综合科。三个警种分别占警力的30%,综合科占10%。
  分局班子由局长、政委、三名副局长和法制综合科长(兼纪委书记)组成。三个副局长分别具体负责三个警种工作。
  原派出所、分局的“指挥人员”、行政人员下沉基层。派出所长多数变为队长,行政内勤人员则多数作为一线民警。
  曹力伟介绍,改革后,分县局警力2712人,其中指挥人员118人,行政人员172人,执法人员2422人,占警力89.3%。一线警力比改革前增加85.5%。
  新增“干部”563人
  改革后,干部增加了563人,其中处级增加了20人,正科增加了316人
  曹力伟介绍,改革后,大庆公安最基本的“战斗单元”是二人一组的搭档制。然后“三组一队”,即6人队,是最小的“作战实体”。
  他将这一设置称为“最自豪,最成功的创新。并保证了改革能延续下去。”
  清华大学法律系行政法教授余凌云认为,公安系统队伍庞大,存在职数少、级别低等问题,导致基层民警的积极性不高。实行扁平化管理后,如何定义警员的级别、激励基层警员的积极性,是一个必须解决的问题。
  据了解,大庆改革后的分局,三个警种设置若干队,六人队的队长为正科级,副队长为副科级。“这样不仅建立了一个公平竞争平台,还解决了一直以来基层公安职级少、晋升难的问题。调动了积极性。”曹力伟说。
  民警唐立民说,以前一个基层民警想调往市局,需要区、市组织部协调,然后市局接收。现在市局根据需要直接调动就行。以往一个派出所,十多人甚至二十人争三四个职级,现在6人队就有两个职级。
  据大庆公安局统计,改革后,分、县局科(副)级以上干部达到1545职,比改革前的982职增加57.3%(563人)。其中,处级48职,改革前28职;正科级766职,改革前450职;副科级731职,改革前504职。分、县局科(副)级以上干部职数,占编制总数3165名的48.8%。
  “虽然‘当官’的多了,但还是得办事。这就得益于6人一队的建制。”曹力伟举例,假如六个活,队长那组若脱产,另2个小组就增加了50%工作量,“这非常明显”。小队完成不了任务,领导者也要付出代价。
  曾有一个队长,因父亲得病当月完成不了任务,他找到一个关系较好的队长“借案子”,下个月破了案再还。被督察查出来了。
  “我知道后,挺高兴的。改革前,他们哪有这样的竞争意识?现在,谁高谁低,一比就出来了。大家都不敢懈怠。”曹力伟说。
  他介绍,当初争取编制时,有些波折。开始报上去是6人队,但市里批下12人建制。
  不过实际操作中,还是按6人队操作了。“如果按12人来编制,如果领导人脱产,分下去的任务就不明显。又可能出现甩手掌柜。”曹力伟说,后来6人编制的效果好,市领导逐渐认可了。


死皮赖不上脸

7级

Rank: 7Rank: 7Rank: 7

主题
126
回帖
1421
时空币
1291 SKB
时空金币
0 SKG
威望值
3 点
时空年龄
160 岁
最后登录
2015-06-06

去签到

已有 41 个用户关注TA

2010-11-16 10:07 |点赞(0)
大庆警务改革撤派出所设分局 新增干部563人
2010年11月16日02:19新京报我要评论(19) 字号:T|T



  大庆街头,着普通警服而非交警服装的民警在查酒驾。11月2日起,大庆不再单设交警。



撤销全部派出所后,大庆城市公安分局增加到20个。大庆市公安局 供图

  终结“化缘”时代?

  “大盖帽进院,不是要油就是要钱。”一名分局长介绍,以前派出所靠“化缘”解决经费问题

  实施改革前,新上任的大庆市公安局长曹力伟到基层派出所调研。

  2004年6月,在一个派出所,他指着桌上两盘水果问所长,“招待费用是否能有保障?”所长说水果是赊账来的,整个派出所运转,就靠治安罚款和辖区企业赞助。

  接下来的一个月,曹力伟在全市派出所调研。发现红岗区、大同区的派出所公用经费全部为零。市区70个派出所中,只有开发区的4个经费有保障。

  曹力伟发现,经费分配上,明显存在上优下劣的问题。分局由区财政划拨经费,首先留足了自己的经费,到派出所,已所剩无几。

  萨尔图分局长宋柏峰说,那时候基层派出所领导甚至分局领导,主要精力都是“化缘”筹款。“没汽油了,厚着脸皮到加油站,给点油吧?没招待费了,暗示企业给点吧。”他说当时流传一句说法:“大盖帽进院,不是要油就是要钱。”

  改革后,公安分局在市财政设独立账户。另一方面,市公安局则可在全局性重点建设项目和重大活动上统一集中支付。此外,各个区里有奖励性措施。

  一些民警感觉,“改革后,各项经费确实得到了保障。比如多年没发的房屋补贴,一次性发了10多万。虽然是按照1991年的标准。但总比不发好啊。”

  此外,曹力伟介绍,“2005年与2004年相比,通过合并机构、缩减办公场所,节约成本2310万元。”

  “改革后,我们也从区政府一些不必要的出警任务中解放出来。毕竟不再受制于财力。”宋柏峰说,以前分局要跟区领导搞好关系,不归公安管的,例如计划生育,抢尸体(不准土葬),也要出警。“政府开口了,敢不做?财政还要靠他们给呢。经常扣一部分,看你表现决定给或不给。”

  曹力伟说,改革后,也曾有区长表达不满,觉得公安分局不再“听话”了,“分局由市里直管,区里管不着了”。

  初期的“混乱成本”

  民警遇到的另一问题是,综合执法后,“精力和时间有限,不可能做到又专又精”

  大庆改革从开始到现在,最大阻力来源于人事。“改革就是利益结构的调整。”曹力伟说。

  中国人民公安大学教授王大伟认为,任何一个改革,最后的难点,就是机构和人事。

  大庆市的一名交警称,有相当一部分交警不愿并到分局。“最简单的,以前我们一年发六七套制服,但普通警察只有4套。以往有些罚没款会返回到支队。现在并了,不知道怎么做。就像一袋米,以前是50个人吃,现在100人来吃。”

  在2005年改革之初,70个派出所长全部退下,有的成为基层民警。一些反对者往各分局办公室塞纸条:“曹力伟的改革注定失败,大家不要为他卖命。”

  曹力伟说,当机制运行起来,那些人的看法也逐渐改变。“因为这是公平的机制,普通民警得到的机会更多。老领导如果想要证明自己行,必须跟年轻人比一比。谁好谁坏一比就出来。他也没话好说。”

  改革也付出了成本。一名民警说,“改革之初显得很混乱”。

  据一名市民说,有一次他在街边看到斗殴,报了警,“分局警察打到我手机几次问情况。不到10分钟路程的案发地点,他们竟然弄不清楚。”

  上述警察说,混乱的情况,大概持续了一年,“才慢慢适应过来”。

  二次改革,混乱也不时出现。有一次,一个民警出警车祸现场,没几分钟就回了。队长问怎么回事,民警说不知道怎么处理交通事故。队长只能又派懂的人去。

  从警14年的刘洪亮是刑警,他现在要负责禁毒、经侦、刑侦案件。如果经侦案件涉及查账,查税,得临时学习。办案成本就高了。

  民警们遇到的另一个问题是,综合执法后,“精力和时间有限,不可能做到又专又精。”对此,大庆公安称,“市局加强专业素养,以弥补分局专业水平的不足。一些大案要案由市局来办。”

  曹力伟认为,这种混乱经过一段时间会消除。

  撤派出所“符合规定”

  派出所取消后,有市民感觉办户籍证明等不再便利,期待“加强服务性”

  大庆取消派出所的做法,到现在仍有争议。

  11月14日,萨尔图区新村8区一市民说,他所居住的地方离萨尔图分局十多公里,离东安分局不到150米,但办户籍证明之类的事,只能跑去萨尔图分局办。他说,以前派出所就在边上,很方便。

  对于取消派出所,曹力伟认为其实也带来了方便。他举例说,改革后,只要不跨分局就不用办理户口迁移。全市每年有近10万人省去了户口迁移的麻烦。

  曹力伟认为,在社会封闭、交通和通讯不发达的情况下,通过高密度设置派出所,能有效缩短物理距离,有利群众报警求助和各类案(事)件及时处置。但现在交通和通讯发达,群众可及时向110报案,公安机关也有现代交通工具快速出警。派出所方便群众的作用已不明显。还造成警力分散、民警负担重、警务运行成本高等问题。

  曹力伟说,派出所本身不具备相应审批、诉讼、裁决等权力,很难成为集打击、防范、管理、服务等多种职能于一体的综合性战斗体。“因此,在改革中,我们撤销了派出所,保留了分局。”

  “这符合国务院颁布实施的《公安机关组织管理条例》。”曹力伟说,根据条例,地市级公安机关根据需要设置公安分局,但并没规定分局以下再设派出所。“老百姓不在乎你是分局还是派出所,只要带来实实在在的便利就行。分局设置,实际是做大做强派出所。”

  11月14日,大庆市民苏宝山说,这些年,感觉小区治安得到了改善。市民王先生说,现在看到警察的时候多了,心里踏实了些,但有些工作还可以改进。他说,例如是否能各分局联网,市民可找就近分局办户籍等。“无论怎么改,还是要加强服务性,以人为本才好。”

  效果待第三方检验

  一名专家认为,大量警力上街未必能带来更好治安效果,他认为改革需要第三方科学评估

  据了解,黑龙江省公安厅党委书记孙永波几次到大庆调研,并在大庆召开全省公安局长会议,明确提出全省公安学大庆。

  据曹力伟讲,中央政法委书记周永康、公安部长孟建柱亦对大庆模式表示了认可。“河南省的新乡市就多次来调研,如今也走出了改革的一步。政府机构扁平化是大势所趋。”

  “大庆模式属于内部挖潜,不要钱,不要人。代价很小。”曹力伟说。

  王大伟教授认为,警务改革要取得成功,要达到三个满意,“人民满意,民警满意,领导满意”,缺一不可。

  他说改革的初衷值得肯定,但效果还需时间检验。

  在大庆公安提供的材料里,有一长串改革成果:2009年共立八类主要案件963起,比改革前减少69%;命案59起,比改革前减少63%;2009年破案15505起,比改革前提高41%……“大庆市公安局在省内评比中连续五年排名第一”。

  不过,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公安学专家对此也提出了质疑。他分析说,大量警力下沉一线,真正效果会如何?美国警方有个著名的“堪萨斯实验”,将城市分成三个区,巡逻车数量分别是0、5、15。观察一年后,治安效果并不像预想的第三区最好,而是一样的。那么,大量警车上街,警力使用是否有浪费?另外,取消派出所的做法是否合理?毕竟它贴近群众。

  这名专家认为,警察学是一门科学,不能拍脑袋就做决定。警务改革需要一个独立的第三方机构,来做出科学评估,才能确定是否有效。

  □本报记者 陈宁一 黑龙江报道

1 2 上一页 下一页


死皮赖不上脸

7级

Rank: 7Rank: 7Rank: 7

主题
126
回帖
1421
时空币
1291 SKB
时空金币
0 SKG
威望值
3 点
时空年龄
160 岁
最后登录
2015-06-06

去签到

已有 41 个用户关注TA

2010-11-16 10:07 |点赞(0)
大庆警务改革撤派出所设分局 新增干部563人
2010年11月16日02:19新京报我要评论(19) 字号:T|T



  大庆街头,着普通警服而非交警服装的民警在查酒驾。11月2日起,大庆不再单设交警。



撤销全部派出所后,大庆城市公安分局增加到20个。大庆市公安局 供图

  终结“化缘”时代?

  “大盖帽进院,不是要油就是要钱。”一名分局长介绍,以前派出所靠“化缘”解决经费问题

  实施改革前,新上任的大庆市公安局长曹力伟到基层派出所调研。

  2004年6月,在一个派出所,他指着桌上两盘水果问所长,“招待费用是否能有保障?”所长说水果是赊账来的,整个派出所运转,就靠治安罚款和辖区企业赞助。

  接下来的一个月,曹力伟在全市派出所调研。发现红岗区、大同区的派出所公用经费全部为零。市区70个派出所中,只有开发区的4个经费有保障。

  曹力伟发现,经费分配上,明显存在上优下劣的问题。分局由区财政划拨经费,首先留足了自己的经费,到派出所,已所剩无几。

  萨尔图分局长宋柏峰说,那时候基层派出所领导甚至分局领导,主要精力都是“化缘”筹款。“没汽油了,厚着脸皮到加油站,给点油吧?没招待费了,暗示企业给点吧。”他说当时流传一句说法:“大盖帽进院,不是要油就是要钱。”

  改革后,公安分局在市财政设独立账户。另一方面,市公安局则可在全局性重点建设项目和重大活动上统一集中支付。此外,各个区里有奖励性措施。

  一些民警感觉,“改革后,各项经费确实得到了保障。比如多年没发的房屋补贴,一次性发了10多万。虽然是按照1991年的标准。但总比不发好啊。”

  此外,曹力伟介绍,“2005年与2004年相比,通过合并机构、缩减办公场所,节约成本2310万元。”

  “改革后,我们也从区政府一些不必要的出警任务中解放出来。毕竟不再受制于财力。”宋柏峰说,以前分局要跟区领导搞好关系,不归公安管的,例如计划生育,抢尸体(不准土葬),也要出警。“政府开口了,敢不做?财政还要靠他们给呢。经常扣一部分,看你表现决定给或不给。”

  曹力伟说,改革后,也曾有区长表达不满,觉得公安分局不再“听话”了,“分局由市里直管,区里管不着了”。

  初期的“混乱成本”

  民警遇到的另一问题是,综合执法后,“精力和时间有限,不可能做到又专又精”

  大庆改革从开始到现在,最大阻力来源于人事。“改革就是利益结构的调整。”曹力伟说。

  中国人民公安大学教授王大伟认为,任何一个改革,最后的难点,就是机构和人事。

  大庆市的一名交警称,有相当一部分交警不愿并到分局。“最简单的,以前我们一年发六七套制服,但普通警察只有4套。以往有些罚没款会返回到支队。现在并了,不知道怎么做。就像一袋米,以前是50个人吃,现在100人来吃。”

  在2005年改革之初,70个派出所长全部退下,有的成为基层民警。一些反对者往各分局办公室塞纸条:“曹力伟的改革注定失败,大家不要为他卖命。”

  曹力伟说,当机制运行起来,那些人的看法也逐渐改变。“因为这是公平的机制,普通民警得到的机会更多。老领导如果想要证明自己行,必须跟年轻人比一比。谁好谁坏一比就出来。他也没话好说。”

  改革也付出了成本。一名民警说,“改革之初显得很混乱”。

  据一名市民说,有一次他在街边看到斗殴,报了警,“分局警察打到我手机几次问情况。不到10分钟路程的案发地点,他们竟然弄不清楚。”

  上述警察说,混乱的情况,大概持续了一年,“才慢慢适应过来”。

  二次改革,混乱也不时出现。有一次,一个民警出警车祸现场,没几分钟就回了。队长问怎么回事,民警说不知道怎么处理交通事故。队长只能又派懂的人去。

  从警14年的刘洪亮是刑警,他现在要负责禁毒、经侦、刑侦案件。如果经侦案件涉及查账,查税,得临时学习。办案成本就高了。

  民警们遇到的另一个问题是,综合执法后,“精力和时间有限,不可能做到又专又精。”对此,大庆公安称,“市局加强专业素养,以弥补分局专业水平的不足。一些大案要案由市局来办。”

  曹力伟认为,这种混乱经过一段时间会消除。

  撤派出所“符合规定”

  派出所取消后,有市民感觉办户籍证明等不再便利,期待“加强服务性”

  大庆取消派出所的做法,到现在仍有争议。

  11月14日,萨尔图区新村8区一市民说,他所居住的地方离萨尔图分局十多公里,离东安分局不到150米,但办户籍证明之类的事,只能跑去萨尔图分局办。他说,以前派出所就在边上,很方便。

  对于取消派出所,曹力伟认为其实也带来了方便。他举例说,改革后,只要不跨分局就不用办理户口迁移。全市每年有近10万人省去了户口迁移的麻烦。

  曹力伟认为,在社会封闭、交通和通讯不发达的情况下,通过高密度设置派出所,能有效缩短物理距离,有利群众报警求助和各类案(事)件及时处置。但现在交通和通讯发达,群众可及时向110报案,公安机关也有现代交通工具快速出警。派出所方便群众的作用已不明显。还造成警力分散、民警负担重、警务运行成本高等问题。

  曹力伟说,派出所本身不具备相应审批、诉讼、裁决等权力,很难成为集打击、防范、管理、服务等多种职能于一体的综合性战斗体。“因此,在改革中,我们撤销了派出所,保留了分局。”

  “这符合国务院颁布实施的《公安机关组织管理条例》。”曹力伟说,根据条例,地市级公安机关根据需要设置公安分局,但并没规定分局以下再设派出所。“老百姓不在乎你是分局还是派出所,只要带来实实在在的便利就行。分局设置,实际是做大做强派出所。”

  11月14日,大庆市民苏宝山说,这些年,感觉小区治安得到了改善。市民王先生说,现在看到警察的时候多了,心里踏实了些,但有些工作还可以改进。他说,例如是否能各分局联网,市民可找就近分局办户籍等。“无论怎么改,还是要加强服务性,以人为本才好。”

  效果待第三方检验

  一名专家认为,大量警力上街未必能带来更好治安效果,他认为改革需要第三方科学评估

  据了解,黑龙江省公安厅党委书记孙永波几次到大庆调研,并在大庆召开全省公安局长会议,明确提出全省公安学大庆。

  据曹力伟讲,中央政法委书记周永康、公安部长孟建柱亦对大庆模式表示了认可。“河南省的新乡市就多次来调研,如今也走出了改革的一步。政府机构扁平化是大势所趋。”

  “大庆模式属于内部挖潜,不要钱,不要人。代价很小。”曹力伟说。

  王大伟教授认为,警务改革要取得成功,要达到三个满意,“人民满意,民警满意,领导满意”,缺一不可。

  他说改革的初衷值得肯定,但效果还需时间检验。

  在大庆公安提供的材料里,有一长串改革成果:2009年共立八类主要案件963起,比改革前减少69%;命案59起,比改革前减少63%;2009年破案15505起,比改革前提高41%……“大庆市公安局在省内评比中连续五年排名第一”。

  不过,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公安学专家对此也提出了质疑。他分析说,大量警力下沉一线,真正效果会如何?美国警方有个著名的“堪萨斯实验”,将城市分成三个区,巡逻车数量分别是0、5、15。观察一年后,治安效果并不像预想的第三区最好,而是一样的。那么,大量警车上街,警力使用是否有浪费?另外,取消派出所的做法是否合理?毕竟它贴近群众。

  这名专家认为,警察学是一门科学,不能拍脑袋就做决定。警务改革需要一个独立的第三方机构,来做出科学评估,才能确定是否有效。

  □本报记者 陈宁一 黑龙江报道

1 2 上一页 下一页


死皮赖不上脸

7级

Rank: 7Rank: 7Rank: 7

主题
126
回帖
1421
时空币
1291 SKB
时空金币
0 SKG
威望值
3 点
时空年龄
160 岁
最后登录
2015-06-06

去签到

已有 41 个用户关注TA

2010-11-16 10:08 |点赞(0)
大庆警务改革撤派出所设分局 新增干部563人
2010年11月16日02:19新京报我要评论(19) 字号:T|T



  大庆街头,着普通警服而非交警服装的民警在查酒驾。11月2日起,大庆不再单设交警。



撤销全部派出所后,大庆城市公安分局增加到20个。大庆市公安局 供图

  终结“化缘”时代?

  “大盖帽进院,不是要油就是要钱。”一名分局长介绍,以前派出所靠“化缘”解决经费问题

  实施改革前,新上任的大庆市公安局长曹力伟到基层派出所调研。

  2004年6月,在一个派出所,他指着桌上两盘水果问所长,“招待费用是否能有保障?”所长说水果是赊账来的,整个派出所运转,就靠治安罚款和辖区企业赞助。

  接下来的一个月,曹力伟在全市派出所调研。发现红岗区、大同区的派出所公用经费全部为零。市区70个派出所中,只有开发区的4个经费有保障。

  曹力伟发现,经费分配上,明显存在上优下劣的问题。分局由区财政划拨经费,首先留足了自己的经费,到派出所,已所剩无几。

  萨尔图分局长宋柏峰说,那时候基层派出所领导甚至分局领导,主要精力都是“化缘”筹款。“没汽油了,厚着脸皮到加油站,给点油吧?没招待费了,暗示企业给点吧。”他说当时流传一句说法:“大盖帽进院,不是要油就是要钱。”

  改革后,公安分局在市财政设独立账户。另一方面,市公安局则可在全局性重点建设项目和重大活动上统一集中支付。此外,各个区里有奖励性措施。

  一些民警感觉,“改革后,各项经费确实得到了保障。比如多年没发的房屋补贴,一次性发了10多万。虽然是按照1991年的标准。但总比不发好啊。”

  此外,曹力伟介绍,“2005年与2004年相比,通过合并机构、缩减办公场所,节约成本2310万元。”

  “改革后,我们也从区政府一些不必要的出警任务中解放出来。毕竟不再受制于财力。”宋柏峰说,以前分局要跟区领导搞好关系,不归公安管的,例如计划生育,抢尸体(不准土葬),也要出警。“政府开口了,敢不做?财政还要靠他们给呢。经常扣一部分,看你表现决定给或不给。”

  曹力伟说,改革后,也曾有区长表达不满,觉得公安分局不再“听话”了,“分局由市里直管,区里管不着了”。

  初期的“混乱成本”

  民警遇到的另一问题是,综合执法后,“精力和时间有限,不可能做到又专又精”

  大庆改革从开始到现在,最大阻力来源于人事。“改革就是利益结构的调整。”曹力伟说。

  中国人民公安大学教授王大伟认为,任何一个改革,最后的难点,就是机构和人事。

  大庆市的一名交警称,有相当一部分交警不愿并到分局。“最简单的,以前我们一年发六七套制服,但普通警察只有4套。以往有些罚没款会返回到支队。现在并了,不知道怎么做。就像一袋米,以前是50个人吃,现在100人来吃。”

  在2005年改革之初,70个派出所长全部退下,有的成为基层民警。一些反对者往各分局办公室塞纸条:“曹力伟的改革注定失败,大家不要为他卖命。”

  曹力伟说,当机制运行起来,那些人的看法也逐渐改变。“因为这是公平的机制,普通民警得到的机会更多。老领导如果想要证明自己行,必须跟年轻人比一比。谁好谁坏一比就出来。他也没话好说。”

  改革也付出了成本。一名民警说,“改革之初显得很混乱”。

  据一名市民说,有一次他在街边看到斗殴,报了警,“分局警察打到我手机几次问情况。不到10分钟路程的案发地点,他们竟然弄不清楚。”

  上述警察说,混乱的情况,大概持续了一年,“才慢慢适应过来”。

  二次改革,混乱也不时出现。有一次,一个民警出警车祸现场,没几分钟就回了。队长问怎么回事,民警说不知道怎么处理交通事故。队长只能又派懂的人去。

  从警14年的刘洪亮是刑警,他现在要负责禁毒、经侦、刑侦案件。如果经侦案件涉及查账,查税,得临时学习。办案成本就高了。

  民警们遇到的另一个问题是,综合执法后,“精力和时间有限,不可能做到又专又精。”对此,大庆公安称,“市局加强专业素养,以弥补分局专业水平的不足。一些大案要案由市局来办。”

  曹力伟认为,这种混乱经过一段时间会消除。

  撤派出所“符合规定”

  派出所取消后,有市民感觉办户籍证明等不再便利,期待“加强服务性”

  大庆取消派出所的做法,到现在仍有争议。

  11月14日,萨尔图区新村8区一市民说,他所居住的地方离萨尔图分局十多公里,离东安分局不到150米,但办户籍证明之类的事,只能跑去萨尔图分局办。他说,以前派出所就在边上,很方便。

  对于取消派出所,曹力伟认为其实也带来了方便。他举例说,改革后,只要不跨分局就不用办理户口迁移。全市每年有近10万人省去了户口迁移的麻烦。

  曹力伟认为,在社会封闭、交通和通讯不发达的情况下,通过高密度设置派出所,能有效缩短物理距离,有利群众报警求助和各类案(事)件及时处置。但现在交通和通讯发达,群众可及时向110报案,公安机关也有现代交通工具快速出警。派出所方便群众的作用已不明显。还造成警力分散、民警负担重、警务运行成本高等问题。

  曹力伟说,派出所本身不具备相应审批、诉讼、裁决等权力,很难成为集打击、防范、管理、服务等多种职能于一体的综合性战斗体。“因此,在改革中,我们撤销了派出所,保留了分局。”

  “这符合国务院颁布实施的《公安机关组织管理条例》。”曹力伟说,根据条例,地市级公安机关根据需要设置公安分局,但并没规定分局以下再设派出所。“老百姓不在乎你是分局还是派出所,只要带来实实在在的便利就行。分局设置,实际是做大做强派出所。”

  11月14日,大庆市民苏宝山说,这些年,感觉小区治安得到了改善。市民王先生说,现在看到警察的时候多了,心里踏实了些,但有些工作还可以改进。他说,例如是否能各分局联网,市民可找就近分局办户籍等。“无论怎么改,还是要加强服务性,以人为本才好。”

  效果待第三方检验

  一名专家认为,大量警力上街未必能带来更好治安效果,他认为改革需要第三方科学评估

  据了解,黑龙江省公安厅党委书记孙永波几次到大庆调研,并在大庆召开全省公安局长会议,明确提出全省公安学大庆。

  据曹力伟讲,中央政法委书记周永康、公安部长孟建柱亦对大庆模式表示了认可。“河南省的新乡市就多次来调研,如今也走出了改革的一步。政府机构扁平化是大势所趋。”

  “大庆模式属于内部挖潜,不要钱,不要人。代价很小。”曹力伟说。

  王大伟教授认为,警务改革要取得成功,要达到三个满意,“人民满意,民警满意,领导满意”,缺一不可。

  他说改革的初衷值得肯定,但效果还需时间检验。

  在大庆公安提供的材料里,有一长串改革成果:2009年共立八类主要案件963起,比改革前减少69%;命案59起,比改革前减少63%;2009年破案15505起,比改革前提高41%……“大庆市公安局在省内评比中连续五年排名第一”。

  不过,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公安学专家对此也提出了质疑。他分析说,大量警力下沉一线,真正效果会如何?美国警方有个著名的“堪萨斯实验”,将城市分成三个区,巡逻车数量分别是0、5、15。观察一年后,治安效果并不像预想的第三区最好,而是一样的。那么,大量警车上街,警力使用是否有浪费?另外,取消派出所的做法是否合理?毕竟它贴近群众。

  这名专家认为,警察学是一门科学,不能拍脑袋就做决定。警务改革需要一个独立的第三方机构,来做出科学评估,才能确定是否有效。

  □本报记者 陈宁一 黑龙江报道

1 2 上一页 下一页


死皮赖不上脸

7级

Rank: 7Rank: 7Rank: 7

主题
126
回帖
1421
时空币
1291 SKB
时空金币
0 SKG
威望值
3 点
时空年龄
160 岁
最后登录
2015-06-06

去签到

已有 41 个用户关注TA

2010-11-16 10:08 |点赞(0)
大庆警务改革撤派出所设分局 新增干部563人
2010年11月16日02:19新京报我要评论(19) 字号:T|T



  大庆街头,着普通警服而非交警服装的民警在查酒驾。11月2日起,大庆不再单设交警。



撤销全部派出所后,大庆城市公安分局增加到20个。大庆市公安局 供图

  终结“化缘”时代?

  “大盖帽进院,不是要油就是要钱。”一名分局长介绍,以前派出所靠“化缘”解决经费问题

  实施改革前,新上任的大庆市公安局长曹力伟到基层派出所调研。

  2004年6月,在一个派出所,他指着桌上两盘水果问所长,“招待费用是否能有保障?”所长说水果是赊账来的,整个派出所运转,就靠治安罚款和辖区企业赞助。

  接下来的一个月,曹力伟在全市派出所调研。发现红岗区、大同区的派出所公用经费全部为零。市区70个派出所中,只有开发区的4个经费有保障。

  曹力伟发现,经费分配上,明显存在上优下劣的问题。分局由区财政划拨经费,首先留足了自己的经费,到派出所,已所剩无几。

  萨尔图分局长宋柏峰说,那时候基层派出所领导甚至分局领导,主要精力都是“化缘”筹款。“没汽油了,厚着脸皮到加油站,给点油吧?没招待费了,暗示企业给点吧。”他说当时流传一句说法:“大盖帽进院,不是要油就是要钱。”

  改革后,公安分局在市财政设独立账户。另一方面,市公安局则可在全局性重点建设项目和重大活动上统一集中支付。此外,各个区里有奖励性措施。

  一些民警感觉,“改革后,各项经费确实得到了保障。比如多年没发的房屋补贴,一次性发了10多万。虽然是按照1991年的标准。但总比不发好啊。”

  此外,曹力伟介绍,“2005年与2004年相比,通过合并机构、缩减办公场所,节约成本2310万元。”

  “改革后,我们也从区政府一些不必要的出警任务中解放出来。毕竟不再受制于财力。”宋柏峰说,以前分局要跟区领导搞好关系,不归公安管的,例如计划生育,抢尸体(不准土葬),也要出警。“政府开口了,敢不做?财政还要靠他们给呢。经常扣一部分,看你表现决定给或不给。”

  曹力伟说,改革后,也曾有区长表达不满,觉得公安分局不再“听话”了,“分局由市里直管,区里管不着了”。

  初期的“混乱成本”

  民警遇到的另一问题是,综合执法后,“精力和时间有限,不可能做到又专又精”

  大庆改革从开始到现在,最大阻力来源于人事。“改革就是利益结构的调整。”曹力伟说。

  中国人民公安大学教授王大伟认为,任何一个改革,最后的难点,就是机构和人事。

  大庆市的一名交警称,有相当一部分交警不愿并到分局。“最简单的,以前我们一年发六七套制服,但普通警察只有4套。以往有些罚没款会返回到支队。现在并了,不知道怎么做。就像一袋米,以前是50个人吃,现在100人来吃。”

  在2005年改革之初,70个派出所长全部退下,有的成为基层民警。一些反对者往各分局办公室塞纸条:“曹力伟的改革注定失败,大家不要为他卖命。”

  曹力伟说,当机制运行起来,那些人的看法也逐渐改变。“因为这是公平的机制,普通民警得到的机会更多。老领导如果想要证明自己行,必须跟年轻人比一比。谁好谁坏一比就出来。他也没话好说。”

  改革也付出了成本。一名民警说,“改革之初显得很混乱”。

  据一名市民说,有一次他在街边看到斗殴,报了警,“分局警察打到我手机几次问情况。不到10分钟路程的案发地点,他们竟然弄不清楚。”

  上述警察说,混乱的情况,大概持续了一年,“才慢慢适应过来”。

  二次改革,混乱也不时出现。有一次,一个民警出警车祸现场,没几分钟就回了。队长问怎么回事,民警说不知道怎么处理交通事故。队长只能又派懂的人去。

  从警14年的刘洪亮是刑警,他现在要负责禁毒、经侦、刑侦案件。如果经侦案件涉及查账,查税,得临时学习。办案成本就高了。

  民警们遇到的另一个问题是,综合执法后,“精力和时间有限,不可能做到又专又精。”对此,大庆公安称,“市局加强专业素养,以弥补分局专业水平的不足。一些大案要案由市局来办。”

  曹力伟认为,这种混乱经过一段时间会消除。

  撤派出所“符合规定”

  派出所取消后,有市民感觉办户籍证明等不再便利,期待“加强服务性”

  大庆取消派出所的做法,到现在仍有争议。

  11月14日,萨尔图区新村8区一市民说,他所居住的地方离萨尔图分局十多公里,离东安分局不到150米,但办户籍证明之类的事,只能跑去萨尔图分局办。他说,以前派出所就在边上,很方便。

  对于取消派出所,曹力伟认为其实也带来了方便。他举例说,改革后,只要不跨分局就不用办理户口迁移。全市每年有近10万人省去了户口迁移的麻烦。

  曹力伟认为,在社会封闭、交通和通讯不发达的情况下,通过高密度设置派出所,能有效缩短物理距离,有利群众报警求助和各类案(事)件及时处置。但现在交通和通讯发达,群众可及时向110报案,公安机关也有现代交通工具快速出警。派出所方便群众的作用已不明显。还造成警力分散、民警负担重、警务运行成本高等问题。

  曹力伟说,派出所本身不具备相应审批、诉讼、裁决等权力,很难成为集打击、防范、管理、服务等多种职能于一体的综合性战斗体。“因此,在改革中,我们撤销了派出所,保留了分局。”

  “这符合国务院颁布实施的《公安机关组织管理条例》。”曹力伟说,根据条例,地市级公安机关根据需要设置公安分局,但并没规定分局以下再设派出所。“老百姓不在乎你是分局还是派出所,只要带来实实在在的便利就行。分局设置,实际是做大做强派出所。”

  11月14日,大庆市民苏宝山说,这些年,感觉小区治安得到了改善。市民王先生说,现在看到警察的时候多了,心里踏实了些,但有些工作还可以改进。他说,例如是否能各分局联网,市民可找就近分局办户籍等。“无论怎么改,还是要加强服务性,以人为本才好。”

  效果待第三方检验

  一名专家认为,大量警力上街未必能带来更好治安效果,他认为改革需要第三方科学评估

  据了解,黑龙江省公安厅党委书记孙永波几次到大庆调研,并在大庆召开全省公安局长会议,明确提出全省公安学大庆。

  据曹力伟讲,中央政法委书记周永康、公安部长孟建柱亦对大庆模式表示了认可。“河南省的新乡市就多次来调研,如今也走出了改革的一步。政府机构扁平化是大势所趋。”

  “大庆模式属于内部挖潜,不要钱,不要人。代价很小。”曹力伟说。

  王大伟教授认为,警务改革要取得成功,要达到三个满意,“人民满意,民警满意,领导满意”,缺一不可。

  他说改革的初衷值得肯定,但效果还需时间检验。

  在大庆公安提供的材料里,有一长串改革成果:2009年共立八类主要案件963起,比改革前减少69%;命案59起,比改革前减少63%;2009年破案15505起,比改革前提高41%……“大庆市公安局在省内评比中连续五年排名第一”。

  不过,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公安学专家对此也提出了质疑。他分析说,大量警力下沉一线,真正效果会如何?美国警方有个著名的“堪萨斯实验”,将城市分成三个区,巡逻车数量分别是0、5、15。观察一年后,治安效果并不像预想的第三区最好,而是一样的。那么,大量警车上街,警力使用是否有浪费?另外,取消派出所的做法是否合理?毕竟它贴近群众。

  这名专家认为,警察学是一门科学,不能拍脑袋就做决定。警务改革需要一个独立的第三方机构,来做出科学评估,才能确定是否有效。

  □本报记者 陈宁一 黑龙江报道

1 2 上一页 下一页


死皮赖不上脸

7级

Rank: 7Rank: 7Rank: 7

主题
126
回帖
1421
时空币
1291 SKB
时空金币
0 SKG
威望值
3 点
时空年龄
160 岁
最后登录
2015-06-06

去签到

已有 41 个用户关注TA

2010-11-16 10:08 |点赞(0)
大庆警务改革撤派出所设分局 新增干部563人
2010年11月16日02:19新京报我要评论(19) 字号:T|T



  大庆街头,着普通警服而非交警服装的民警在查酒驾。11月2日起,大庆不再单设交警。



撤销全部派出所后,大庆城市公安分局增加到20个。大庆市公安局 供图

  终结“化缘”时代?

  “大盖帽进院,不是要油就是要钱。”一名分局长介绍,以前派出所靠“化缘”解决经费问题

  实施改革前,新上任的大庆市公安局长曹力伟到基层派出所调研。

  2004年6月,在一个派出所,他指着桌上两盘水果问所长,“招待费用是否能有保障?”所长说水果是赊账来的,整个派出所运转,就靠治安罚款和辖区企业赞助。

  接下来的一个月,曹力伟在全市派出所调研。发现红岗区、大同区的派出所公用经费全部为零。市区70个派出所中,只有开发区的4个经费有保障。

  曹力伟发现,经费分配上,明显存在上优下劣的问题。分局由区财政划拨经费,首先留足了自己的经费,到派出所,已所剩无几。

  萨尔图分局长宋柏峰说,那时候基层派出所领导甚至分局领导,主要精力都是“化缘”筹款。“没汽油了,厚着脸皮到加油站,给点油吧?没招待费了,暗示企业给点吧。”他说当时流传一句说法:“大盖帽进院,不是要油就是要钱。”

  改革后,公安分局在市财政设独立账户。另一方面,市公安局则可在全局性重点建设项目和重大活动上统一集中支付。此外,各个区里有奖励性措施。

  一些民警感觉,“改革后,各项经费确实得到了保障。比如多年没发的房屋补贴,一次性发了10多万。虽然是按照1991年的标准。但总比不发好啊。”

  此外,曹力伟介绍,“2005年与2004年相比,通过合并机构、缩减办公场所,节约成本2310万元。”

  “改革后,我们也从区政府一些不必要的出警任务中解放出来。毕竟不再受制于财力。”宋柏峰说,以前分局要跟区领导搞好关系,不归公安管的,例如计划生育,抢尸体(不准土葬),也要出警。“政府开口了,敢不做?财政还要靠他们给呢。经常扣一部分,看你表现决定给或不给。”

  曹力伟说,改革后,也曾有区长表达不满,觉得公安分局不再“听话”了,“分局由市里直管,区里管不着了”。

  初期的“混乱成本”

  民警遇到的另一问题是,综合执法后,“精力和时间有限,不可能做到又专又精”

  大庆改革从开始到现在,最大阻力来源于人事。“改革就是利益结构的调整。”曹力伟说。

  中国人民公安大学教授王大伟认为,任何一个改革,最后的难点,就是机构和人事。

  大庆市的一名交警称,有相当一部分交警不愿并到分局。“最简单的,以前我们一年发六七套制服,但普通警察只有4套。以往有些罚没款会返回到支队。现在并了,不知道怎么做。就像一袋米,以前是50个人吃,现在100人来吃。”

  在2005年改革之初,70个派出所长全部退下,有的成为基层民警。一些反对者往各分局办公室塞纸条:“曹力伟的改革注定失败,大家不要为他卖命。”

  曹力伟说,当机制运行起来,那些人的看法也逐渐改变。“因为这是公平的机制,普通民警得到的机会更多。老领导如果想要证明自己行,必须跟年轻人比一比。谁好谁坏一比就出来。他也没话好说。”

  改革也付出了成本。一名民警说,“改革之初显得很混乱”。

  据一名市民说,有一次他在街边看到斗殴,报了警,“分局警察打到我手机几次问情况。不到10分钟路程的案发地点,他们竟然弄不清楚。”

  上述警察说,混乱的情况,大概持续了一年,“才慢慢适应过来”。

  二次改革,混乱也不时出现。有一次,一个民警出警车祸现场,没几分钟就回了。队长问怎么回事,民警说不知道怎么处理交通事故。队长只能又派懂的人去。

  从警14年的刘洪亮是刑警,他现在要负责禁毒、经侦、刑侦案件。如果经侦案件涉及查账,查税,得临时学习。办案成本就高了。

  民警们遇到的另一个问题是,综合执法后,“精力和时间有限,不可能做到又专又精。”对此,大庆公安称,“市局加强专业素养,以弥补分局专业水平的不足。一些大案要案由市局来办。”

  曹力伟认为,这种混乱经过一段时间会消除。

  撤派出所“符合规定”

  派出所取消后,有市民感觉办户籍证明等不再便利,期待“加强服务性”

  大庆取消派出所的做法,到现在仍有争议。

  11月14日,萨尔图区新村8区一市民说,他所居住的地方离萨尔图分局十多公里,离东安分局不到150米,但办户籍证明之类的事,只能跑去萨尔图分局办。他说,以前派出所就在边上,很方便。

  对于取消派出所,曹力伟认为其实也带来了方便。他举例说,改革后,只要不跨分局就不用办理户口迁移。全市每年有近10万人省去了户口迁移的麻烦。

  曹力伟认为,在社会封闭、交通和通讯不发达的情况下,通过高密度设置派出所,能有效缩短物理距离,有利群众报警求助和各类案(事)件及时处置。但现在交通和通讯发达,群众可及时向110报案,公安机关也有现代交通工具快速出警。派出所方便群众的作用已不明显。还造成警力分散、民警负担重、警务运行成本高等问题。

  曹力伟说,派出所本身不具备相应审批、诉讼、裁决等权力,很难成为集打击、防范、管理、服务等多种职能于一体的综合性战斗体。“因此,在改革中,我们撤销了派出所,保留了分局。”

  “这符合国务院颁布实施的《公安机关组织管理条例》。”曹力伟说,根据条例,地市级公安机关根据需要设置公安分局,但并没规定分局以下再设派出所。“老百姓不在乎你是分局还是派出所,只要带来实实在在的便利就行。分局设置,实际是做大做强派出所。”

  11月14日,大庆市民苏宝山说,这些年,感觉小区治安得到了改善。市民王先生说,现在看到警察的时候多了,心里踏实了些,但有些工作还可以改进。他说,例如是否能各分局联网,市民可找就近分局办户籍等。“无论怎么改,还是要加强服务性,以人为本才好。”

  效果待第三方检验

  一名专家认为,大量警力上街未必能带来更好治安效果,他认为改革需要第三方科学评估

  据了解,黑龙江省公安厅党委书记孙永波几次到大庆调研,并在大庆召开全省公安局长会议,明确提出全省公安学大庆。

  据曹力伟讲,中央政法委书记周永康、公安部长孟建柱亦对大庆模式表示了认可。“河南省的新乡市就多次来调研,如今也走出了改革的一步。政府机构扁平化是大势所趋。”

  “大庆模式属于内部挖潜,不要钱,不要人。代价很小。”曹力伟说。

  王大伟教授认为,警务改革要取得成功,要达到三个满意,“人民满意,民警满意,领导满意”,缺一不可。

  他说改革的初衷值得肯定,但效果还需时间检验。

  在大庆公安提供的材料里,有一长串改革成果:2009年共立八类主要案件963起,比改革前减少69%;命案59起,比改革前减少63%;2009年破案15505起,比改革前提高41%……“大庆市公安局在省内评比中连续五年排名第一”。

  不过,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公安学专家对此也提出了质疑。他分析说,大量警力下沉一线,真正效果会如何?美国警方有个著名的“堪萨斯实验”,将城市分成三个区,巡逻车数量分别是0、5、15。观察一年后,治安效果并不像预想的第三区最好,而是一样的。那么,大量警车上街,警力使用是否有浪费?另外,取消派出所的做法是否合理?毕竟它贴近群众。

  这名专家认为,警察学是一门科学,不能拍脑袋就做决定。警务改革需要一个独立的第三方机构,来做出科学评估,才能确定是否有效。

  □本报记者 陈宁一 黑龙江报道

1 2 上一页 下一页


死皮赖不上脸

7级

Rank: 7Rank: 7Rank: 7

主题
126
回帖
1421
时空币
1291 SKB
时空金币
0 SKG
威望值
3 点
时空年龄
160 岁
最后登录
2015-06-06

去签到

已有 41 个用户关注TA

2010-11-16 10:09 |点赞(0)
大庆警务改革撤派出所设分局 新增干部563人
2010年11月16日02:19新京报我要评论(19) 字号:T|T



  大庆街头,着普通警服而非交警服装的民警在查酒驾。11月2日起,大庆不再单设交警。



撤销全部派出所后,大庆城市公安分局增加到20个。大庆市公安局 供图

  终结“化缘”时代?

  “大盖帽进院,不是要油就是要钱。”一名分局长介绍,以前派出所靠“化缘”解决经费问题

  实施改革前,新上任的大庆市公安局长曹力伟到基层派出所调研。

  2004年6月,在一个派出所,他指着桌上两盘水果问所长,“招待费用是否能有保障?”所长说水果是赊账来的,整个派出所运转,就靠治安罚款和辖区企业赞助。

  接下来的一个月,曹力伟在全市派出所调研。发现红岗区、大同区的派出所公用经费全部为零。市区70个派出所中,只有开发区的4个经费有保障。

  曹力伟发现,经费分配上,明显存在上优下劣的问题。分局由区财政划拨经费,首先留足了自己的经费,到派出所,已所剩无几。

  萨尔图分局长宋柏峰说,那时候基层派出所领导甚至分局领导,主要精力都是“化缘”筹款。“没汽油了,厚着脸皮到加油站,给点油吧?没招待费了,暗示企业给点吧。”他说当时流传一句说法:“大盖帽进院,不是要油就是要钱。”

  改革后,公安分局在市财政设独立账户。另一方面,市公安局则可在全局性重点建设项目和重大活动上统一集中支付。此外,各个区里有奖励性措施。

  一些民警感觉,“改革后,各项经费确实得到了保障。比如多年没发的房屋补贴,一次性发了10多万。虽然是按照1991年的标准。但总比不发好啊。”

  此外,曹力伟介绍,“2005年与2004年相比,通过合并机构、缩减办公场所,节约成本2310万元。”

  “改革后,我们也从区政府一些不必要的出警任务中解放出来。毕竟不再受制于财力。”宋柏峰说,以前分局要跟区领导搞好关系,不归公安管的,例如计划生育,抢尸体(不准土葬),也要出警。“政府开口了,敢不做?财政还要靠他们给呢。经常扣一部分,看你表现决定给或不给。”

  曹力伟说,改革后,也曾有区长表达不满,觉得公安分局不再“听话”了,“分局由市里直管,区里管不着了”。

  初期的“混乱成本”

  民警遇到的另一问题是,综合执法后,“精力和时间有限,不可能做到又专又精”

  大庆改革从开始到现在,最大阻力来源于人事。“改革就是利益结构的调整。”曹力伟说。

  中国人民公安大学教授王大伟认为,任何一个改革,最后的难点,就是机构和人事。

  大庆市的一名交警称,有相当一部分交警不愿并到分局。“最简单的,以前我们一年发六七套制服,但普通警察只有4套。以往有些罚没款会返回到支队。现在并了,不知道怎么做。就像一袋米,以前是50个人吃,现在100人来吃。”

  在2005年改革之初,70个派出所长全部退下,有的成为基层民警。一些反对者往各分局办公室塞纸条:“曹力伟的改革注定失败,大家不要为他卖命。”

  曹力伟说,当机制运行起来,那些人的看法也逐渐改变。“因为这是公平的机制,普通民警得到的机会更多。老领导如果想要证明自己行,必须跟年轻人比一比。谁好谁坏一比就出来。他也没话好说。”

  改革也付出了成本。一名民警说,“改革之初显得很混乱”。

  据一名市民说,有一次他在街边看到斗殴,报了警,“分局警察打到我手机几次问情况。不到10分钟路程的案发地点,他们竟然弄不清楚。”

  上述警察说,混乱的情况,大概持续了一年,“才慢慢适应过来”。

  二次改革,混乱也不时出现。有一次,一个民警出警车祸现场,没几分钟就回了。队长问怎么回事,民警说不知道怎么处理交通事故。队长只能又派懂的人去。

  从警14年的刘洪亮是刑警,他现在要负责禁毒、经侦、刑侦案件。如果经侦案件涉及查账,查税,得临时学习。办案成本就高了。

  民警们遇到的另一个问题是,综合执法后,“精力和时间有限,不可能做到又专又精。”对此,大庆公安称,“市局加强专业素养,以弥补分局专业水平的不足。一些大案要案由市局来办。”

  曹力伟认为,这种混乱经过一段时间会消除。

  撤派出所“符合规定”

  派出所取消后,有市民感觉办户籍证明等不再便利,期待“加强服务性”

  大庆取消派出所的做法,到现在仍有争议。

  11月14日,萨尔图区新村8区一市民说,他所居住的地方离萨尔图分局十多公里,离东安分局不到150米,但办户籍证明之类的事,只能跑去萨尔图分局办。他说,以前派出所就在边上,很方便。

  对于取消派出所,曹力伟认为其实也带来了方便。他举例说,改革后,只要不跨分局就不用办理户口迁移。全市每年有近10万人省去了户口迁移的麻烦。

  曹力伟认为,在社会封闭、交通和通讯不发达的情况下,通过高密度设置派出所,能有效缩短物理距离,有利群众报警求助和各类案(事)件及时处置。但现在交通和通讯发达,群众可及时向110报案,公安机关也有现代交通工具快速出警。派出所方便群众的作用已不明显。还造成警力分散、民警负担重、警务运行成本高等问题。

  曹力伟说,派出所本身不具备相应审批、诉讼、裁决等权力,很难成为集打击、防范、管理、服务等多种职能于一体的综合性战斗体。“因此,在改革中,我们撤销了派出所,保留了分局。”

  “这符合国务院颁布实施的《公安机关组织管理条例》。”曹力伟说,根据条例,地市级公安机关根据需要设置公安分局,但并没规定分局以下再设派出所。“老百姓不在乎你是分局还是派出所,只要带来实实在在的便利就行。分局设置,实际是做大做强派出所。”

  11月14日,大庆市民苏宝山说,这些年,感觉小区治安得到了改善。市民王先生说,现在看到警察的时候多了,心里踏实了些,但有些工作还可以改进。他说,例如是否能各分局联网,市民可找就近分局办户籍等。“无论怎么改,还是要加强服务性,以人为本才好。”

  效果待第三方检验

  一名专家认为,大量警力上街未必能带来更好治安效果,他认为改革需要第三方科学评估

  据了解,黑龙江省公安厅党委书记孙永波几次到大庆调研,并在大庆召开全省公安局长会议,明确提出全省公安学大庆。

  据曹力伟讲,中央政法委书记周永康、公安部长孟建柱亦对大庆模式表示了认可。“河南省的新乡市就多次来调研,如今也走出了改革的一步。政府机构扁平化是大势所趋。”

  “大庆模式属于内部挖潜,不要钱,不要人。代价很小。”曹力伟说。

  王大伟教授认为,警务改革要取得成功,要达到三个满意,“人民满意,民警满意,领导满意”,缺一不可。

  他说改革的初衷值得肯定,但效果还需时间检验。

  在大庆公安提供的材料里,有一长串改革成果:2009年共立八类主要案件963起,比改革前减少69%;命案59起,比改革前减少63%;2009年破案15505起,比改革前提高41%……“大庆市公安局在省内评比中连续五年排名第一”。

  不过,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公安学专家对此也提出了质疑。他分析说,大量警力下沉一线,真正效果会如何?美国警方有个著名的“堪萨斯实验”,将城市分成三个区,巡逻车数量分别是0、5、15。观察一年后,治安效果并不像预想的第三区最好,而是一样的。那么,大量警车上街,警力使用是否有浪费?另外,取消派出所的做法是否合理?毕竟它贴近群众。

  这名专家认为,警察学是一门科学,不能拍脑袋就做决定。警务改革需要一个独立的第三方机构,来做出科学评估,才能确定是否有效。

  □本报记者 陈宁一 黑龙江报道

1 2 上一页 下一页


死皮赖不上脸

7级

Rank: 7Rank: 7Rank: 7

主题
126
回帖
1421
时空币
1291 SKB
时空金币
0 SKG
威望值
3 点
时空年龄
160 岁
最后登录
2015-06-06

去签到

已有 41 个用户关注TA

2010-11-16 10:09 |点赞(0)
大庆警务改革撤派出所设分局 新增干部563人
2010年11月16日02:19新京报我要评论(19) 字号:T|T



  大庆街头,着普通警服而非交警服装的民警在查酒驾。11月2日起,大庆不再单设交警。



撤销全部派出所后,大庆城市公安分局增加到20个。大庆市公安局 供图

  终结“化缘”时代?

  “大盖帽进院,不是要油就是要钱。”一名分局长介绍,以前派出所靠“化缘”解决经费问题

  实施改革前,新上任的大庆市公安局长曹力伟到基层派出所调研。

  2004年6月,在一个派出所,他指着桌上两盘水果问所长,“招待费用是否能有保障?”所长说水果是赊账来的,整个派出所运转,就靠治安罚款和辖区企业赞助。

  接下来的一个月,曹力伟在全市派出所调研。发现红岗区、大同区的派出所公用经费全部为零。市区70个派出所中,只有开发区的4个经费有保障。

  曹力伟发现,经费分配上,明显存在上优下劣的问题。分局由区财政划拨经费,首先留足了自己的经费,到派出所,已所剩无几。

  萨尔图分局长宋柏峰说,那时候基层派出所领导甚至分局领导,主要精力都是“化缘”筹款。“没汽油了,厚着脸皮到加油站,给点油吧?没招待费了,暗示企业给点吧。”他说当时流传一句说法:“大盖帽进院,不是要油就是要钱。”

  改革后,公安分局在市财政设独立账户。另一方面,市公安局则可在全局性重点建设项目和重大活动上统一集中支付。此外,各个区里有奖励性措施。

  一些民警感觉,“改革后,各项经费确实得到了保障。比如多年没发的房屋补贴,一次性发了10多万。虽然是按照1991年的标准。但总比不发好啊。”

  此外,曹力伟介绍,“2005年与2004年相比,通过合并机构、缩减办公场所,节约成本2310万元。”

  “改革后,我们也从区政府一些不必要的出警任务中解放出来。毕竟不再受制于财力。”宋柏峰说,以前分局要跟区领导搞好关系,不归公安管的,例如计划生育,抢尸体(不准土葬),也要出警。“政府开口了,敢不做?财政还要靠他们给呢。经常扣一部分,看你表现决定给或不给。”

  曹力伟说,改革后,也曾有区长表达不满,觉得公安分局不再“听话”了,“分局由市里直管,区里管不着了”。

  初期的“混乱成本”

  民警遇到的另一问题是,综合执法后,“精力和时间有限,不可能做到又专又精”

  大庆改革从开始到现在,最大阻力来源于人事。“改革就是利益结构的调整。”曹力伟说。

  中国人民公安大学教授王大伟认为,任何一个改革,最后的难点,就是机构和人事。

  大庆市的一名交警称,有相当一部分交警不愿并到分局。“最简单的,以前我们一年发六七套制服,但普通警察只有4套。以往有些罚没款会返回到支队。现在并了,不知道怎么做。就像一袋米,以前是50个人吃,现在100人来吃。”

  在2005年改革之初,70个派出所长全部退下,有的成为基层民警。一些反对者往各分局办公室塞纸条:“曹力伟的改革注定失败,大家不要为他卖命。”

  曹力伟说,当机制运行起来,那些人的看法也逐渐改变。“因为这是公平的机制,普通民警得到的机会更多。老领导如果想要证明自己行,必须跟年轻人比一比。谁好谁坏一比就出来。他也没话好说。”

  改革也付出了成本。一名民警说,“改革之初显得很混乱”。

  据一名市民说,有一次他在街边看到斗殴,报了警,“分局警察打到我手机几次问情况。不到10分钟路程的案发地点,他们竟然弄不清楚。”

  上述警察说,混乱的情况,大概持续了一年,“才慢慢适应过来”。

  二次改革,混乱也不时出现。有一次,一个民警出警车祸现场,没几分钟就回了。队长问怎么回事,民警说不知道怎么处理交通事故。队长只能又派懂的人去。

  从警14年的刘洪亮是刑警,他现在要负责禁毒、经侦、刑侦案件。如果经侦案件涉及查账,查税,得临时学习。办案成本就高了。

  民警们遇到的另一个问题是,综合执法后,“精力和时间有限,不可能做到又专又精。”对此,大庆公安称,“市局加强专业素养,以弥补分局专业水平的不足。一些大案要案由市局来办。”

  曹力伟认为,这种混乱经过一段时间会消除。

  撤派出所“符合规定”

  派出所取消后,有市民感觉办户籍证明等不再便利,期待“加强服务性”

  大庆取消派出所的做法,到现在仍有争议。

  11月14日,萨尔图区新村8区一市民说,他所居住的地方离萨尔图分局十多公里,离东安分局不到150米,但办户籍证明之类的事,只能跑去萨尔图分局办。他说,以前派出所就在边上,很方便。

  对于取消派出所,曹力伟认为其实也带来了方便。他举例说,改革后,只要不跨分局就不用办理户口迁移。全市每年有近10万人省去了户口迁移的麻烦。

  曹力伟认为,在社会封闭、交通和通讯不发达的情况下,通过高密度设置派出所,能有效缩短物理距离,有利群众报警求助和各类案(事)件及时处置。但现在交通和通讯发达,群众可及时向110报案,公安机关也有现代交通工具快速出警。派出所方便群众的作用已不明显。还造成警力分散、民警负担重、警务运行成本高等问题。

  曹力伟说,派出所本身不具备相应审批、诉讼、裁决等权力,很难成为集打击、防范、管理、服务等多种职能于一体的综合性战斗体。“因此,在改革中,我们撤销了派出所,保留了分局。”

  “这符合国务院颁布实施的《公安机关组织管理条例》。”曹力伟说,根据条例,地市级公安机关根据需要设置公安分局,但并没规定分局以下再设派出所。“老百姓不在乎你是分局还是派出所,只要带来实实在在的便利就行。分局设置,实际是做大做强派出所。”

  11月14日,大庆市民苏宝山说,这些年,感觉小区治安得到了改善。市民王先生说,现在看到警察的时候多了,心里踏实了些,但有些工作还可以改进。他说,例如是否能各分局联网,市民可找就近分局办户籍等。“无论怎么改,还是要加强服务性,以人为本才好。”

  效果待第三方检验

  一名专家认为,大量警力上街未必能带来更好治安效果,他认为改革需要第三方科学评估

  据了解,黑龙江省公安厅党委书记孙永波几次到大庆调研,并在大庆召开全省公安局长会议,明确提出全省公安学大庆。

  据曹力伟讲,中央政法委书记周永康、公安部长孟建柱亦对大庆模式表示了认可。“河南省的新乡市就多次来调研,如今也走出了改革的一步。政府机构扁平化是大势所趋。”

  “大庆模式属于内部挖潜,不要钱,不要人。代价很小。”曹力伟说。

  王大伟教授认为,警务改革要取得成功,要达到三个满意,“人民满意,民警满意,领导满意”,缺一不可。

  他说改革的初衷值得肯定,但效果还需时间检验。

  在大庆公安提供的材料里,有一长串改革成果:2009年共立八类主要案件963起,比改革前减少69%;命案59起,比改革前减少63%;2009年破案15505起,比改革前提高41%……“大庆市公安局在省内评比中连续五年排名第一”。

  不过,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公安学专家对此也提出了质疑。他分析说,大量警力下沉一线,真正效果会如何?美国警方有个著名的“堪萨斯实验”,将城市分成三个区,巡逻车数量分别是0、5、15。观察一年后,治安效果并不像预想的第三区最好,而是一样的。那么,大量警车上街,警力使用是否有浪费?另外,取消派出所的做法是否合理?毕竟它贴近群众。

  这名专家认为,警察学是一门科学,不能拍脑袋就做决定。警务改革需要一个独立的第三方机构,来做出科学评估,才能确定是否有效。

  □本报记者 陈宁一 黑龙江报道

1 2 上一页 下一页


死皮赖不上脸

7级

Rank: 7Rank: 7Rank: 7

主题
126
回帖
1421
时空币
1291 SKB
时空金币
0 SKG
威望值
3 点
时空年龄
160 岁
最后登录
2015-06-06

去签到

已有 41 个用户关注TA

2010-11-16 10:10 |点赞(0)
大庆警务改革撤派出所设分局 新增干部563人
2010年11月16日02:19新京报我要评论(19) 字号:T|T



  大庆街头,着普通警服而非交警服装的民警在查酒驾。11月2日起,大庆不再单设交警。



撤销全部派出所后,大庆城市公安分局增加到20个。大庆市公安局 供图

  终结“化缘”时代?

  “大盖帽进院,不是要油就是要钱。”一名分局长介绍,以前派出所靠“化缘”解决经费问题

  实施改革前,新上任的大庆市公安局长曹力伟到基层派出所调研。

  2004年6月,在一个派出所,他指着桌上两盘水果问所长,“招待费用是否能有保障?”所长说水果是赊账来的,整个派出所运转,就靠治安罚款和辖区企业赞助。

  接下来的一个月,曹力伟在全市派出所调研。发现红岗区、大同区的派出所公用经费全部为零。市区70个派出所中,只有开发区的4个经费有保障。

  曹力伟发现,经费分配上,明显存在上优下劣的问题。分局由区财政划拨经费,首先留足了自己的经费,到派出所,已所剩无几。

  萨尔图分局长宋柏峰说,那时候基层派出所领导甚至分局领导,主要精力都是“化缘”筹款。“没汽油了,厚着脸皮到加油站,给点油吧?没招待费了,暗示企业给点吧。”他说当时流传一句说法:“大盖帽进院,不是要油就是要钱。”

  改革后,公安分局在市财政设独立账户。另一方面,市公安局则可在全局性重点建设项目和重大活动上统一集中支付。此外,各个区里有奖励性措施。

  一些民警感觉,“改革后,各项经费确实得到了保障。比如多年没发的房屋补贴,一次性发了10多万。虽然是按照1991年的标准。但总比不发好啊。”

  此外,曹力伟介绍,“2005年与2004年相比,通过合并机构、缩减办公场所,节约成本2310万元。”

  “改革后,我们也从区政府一些不必要的出警任务中解放出来。毕竟不再受制于财力。”宋柏峰说,以前分局要跟区领导搞好关系,不归公安管的,例如计划生育,抢尸体(不准土葬),也要出警。“政府开口了,敢不做?财政还要靠他们给呢。经常扣一部分,看你表现决定给或不给。”

  曹力伟说,改革后,也曾有区长表达不满,觉得公安分局不再“听话”了,“分局由市里直管,区里管不着了”。

  初期的“混乱成本”

  民警遇到的另一问题是,综合执法后,“精力和时间有限,不可能做到又专又精”

  大庆改革从开始到现在,最大阻力来源于人事。“改革就是利益结构的调整。”曹力伟说。

  中国人民公安大学教授王大伟认为,任何一个改革,最后的难点,就是机构和人事。

  大庆市的一名交警称,有相当一部分交警不愿并到分局。“最简单的,以前我们一年发六七套制服,但普通警察只有4套。以往有些罚没款会返回到支队。现在并了,不知道怎么做。就像一袋米,以前是50个人吃,现在100人来吃。”

  在2005年改革之初,70个派出所长全部退下,有的成为基层民警。一些反对者往各分局办公室塞纸条:“曹力伟的改革注定失败,大家不要为他卖命。”

  曹力伟说,当机制运行起来,那些人的看法也逐渐改变。“因为这是公平的机制,普通民警得到的机会更多。老领导如果想要证明自己行,必须跟年轻人比一比。谁好谁坏一比就出来。他也没话好说。”

  改革也付出了成本。一名民警说,“改革之初显得很混乱”。

  据一名市民说,有一次他在街边看到斗殴,报了警,“分局警察打到我手机几次问情况。不到10分钟路程的案发地点,他们竟然弄不清楚。”

  上述警察说,混乱的情况,大概持续了一年,“才慢慢适应过来”。

  二次改革,混乱也不时出现。有一次,一个民警出警车祸现场,没几分钟就回了。队长问怎么回事,民警说不知道怎么处理交通事故。队长只能又派懂的人去。

  从警14年的刘洪亮是刑警,他现在要负责禁毒、经侦、刑侦案件。如果经侦案件涉及查账,查税,得临时学习。办案成本就高了。

  民警们遇到的另一个问题是,综合执法后,“精力和时间有限,不可能做到又专又精。”对此,大庆公安称,“市局加强专业素养,以弥补分局专业水平的不足。一些大案要案由市局来办。”

  曹力伟认为,这种混乱经过一段时间会消除。

  撤派出所“符合规定”

  派出所取消后,有市民感觉办户籍证明等不再便利,期待“加强服务性”

  大庆取消派出所的做法,到现在仍有争议。

  11月14日,萨尔图区新村8区一市民说,他所居住的地方离萨尔图分局十多公里,离东安分局不到150米,但办户籍证明之类的事,只能跑去萨尔图分局办。他说,以前派出所就在边上,很方便。

  对于取消派出所,曹力伟认为其实也带来了方便。他举例说,改革后,只要不跨分局就不用办理户口迁移。全市每年有近10万人省去了户口迁移的麻烦。

  曹力伟认为,在社会封闭、交通和通讯不发达的情况下,通过高密度设置派出所,能有效缩短物理距离,有利群众报警求助和各类案(事)件及时处置。但现在交通和通讯发达,群众可及时向110报案,公安机关也有现代交通工具快速出警。派出所方便群众的作用已不明显。还造成警力分散、民警负担重、警务运行成本高等问题。

  曹力伟说,派出所本身不具备相应审批、诉讼、裁决等权力,很难成为集打击、防范、管理、服务等多种职能于一体的综合性战斗体。“因此,在改革中,我们撤销了派出所,保留了分局。”

  “这符合国务院颁布实施的《公安机关组织管理条例》。”曹力伟说,根据条例,地市级公安机关根据需要设置公安分局,但并没规定分局以下再设派出所。“老百姓不在乎你是分局还是派出所,只要带来实实在在的便利就行。分局设置,实际是做大做强派出所。”

  11月14日,大庆市民苏宝山说,这些年,感觉小区治安得到了改善。市民王先生说,现在看到警察的时候多了,心里踏实了些,但有些工作还可以改进。他说,例如是否能各分局联网,市民可找就近分局办户籍等。“无论怎么改,还是要加强服务性,以人为本才好。”

  效果待第三方检验

  一名专家认为,大量警力上街未必能带来更好治安效果,他认为改革需要第三方科学评估

  据了解,黑龙江省公安厅党委书记孙永波几次到大庆调研,并在大庆召开全省公安局长会议,明确提出全省公安学大庆。

  据曹力伟讲,中央政法委书记周永康、公安部长孟建柱亦对大庆模式表示了认可。“河南省的新乡市就多次来调研,如今也走出了改革的一步。政府机构扁平化是大势所趋。”

  “大庆模式属于内部挖潜,不要钱,不要人。代价很小。”曹力伟说。

  王大伟教授认为,警务改革要取得成功,要达到三个满意,“人民满意,民警满意,领导满意”,缺一不可。

  他说改革的初衷值得肯定,但效果还需时间检验。

  在大庆公安提供的材料里,有一长串改革成果:2009年共立八类主要案件963起,比改革前减少69%;命案59起,比改革前减少63%;2009年破案15505起,比改革前提高41%……“大庆市公安局在省内评比中连续五年排名第一”。

  不过,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公安学专家对此也提出了质疑。他分析说,大量警力下沉一线,真正效果会如何?美国警方有个著名的“堪萨斯实验”,将城市分成三个区,巡逻车数量分别是0、5、15。观察一年后,治安效果并不像预想的第三区最好,而是一样的。那么,大量警车上街,警力使用是否有浪费?另外,取消派出所的做法是否合理?毕竟它贴近群众。

  这名专家认为,警察学是一门科学,不能拍脑袋就做决定。警务改革需要一个独立的第三方机构,来做出科学评估,才能确定是否有效。

  □本报记者 陈宁一 黑龙江报道

1 2 上一页 下一页


死皮赖不上脸

7级

Rank: 7Rank: 7Rank: 7

主题
126
回帖
1421
时空币
1291 SKB
时空金币
0 SKG
威望值
3 点
时空年龄
160 岁
最后登录
2015-06-06

去签到

已有 41 个用户关注TA

2010-11-16 10:10 |点赞(0)
大庆警务改革撤派出所设分局 新增干部563人
2010年11月16日02:19新京报我要评论(19) 字号:T|T



  大庆街头,着普通警服而非交警服装的民警在查酒驾。11月2日起,大庆不再单设交警。



撤销全部派出所后,大庆城市公安分局增加到20个。大庆市公安局 供图

  终结“化缘”时代?

  “大盖帽进院,不是要油就是要钱。”一名分局长介绍,以前派出所靠“化缘”解决经费问题

  实施改革前,新上任的大庆市公安局长曹力伟到基层派出所调研。

  2004年6月,在一个派出所,他指着桌上两盘水果问所长,“招待费用是否能有保障?”所长说水果是赊账来的,整个派出所运转,就靠治安罚款和辖区企业赞助。

  接下来的一个月,曹力伟在全市派出所调研。发现红岗区、大同区的派出所公用经费全部为零。市区70个派出所中,只有开发区的4个经费有保障。

  曹力伟发现,经费分配上,明显存在上优下劣的问题。分局由区财政划拨经费,首先留足了自己的经费,到派出所,已所剩无几。

  萨尔图分局长宋柏峰说,那时候基层派出所领导甚至分局领导,主要精力都是“化缘”筹款。“没汽油了,厚着脸皮到加油站,给点油吧?没招待费了,暗示企业给点吧。”他说当时流传一句说法:“大盖帽进院,不是要油就是要钱。”

  改革后,公安分局在市财政设独立账户。另一方面,市公安局则可在全局性重点建设项目和重大活动上统一集中支付。此外,各个区里有奖励性措施。

  一些民警感觉,“改革后,各项经费确实得到了保障。比如多年没发的房屋补贴,一次性发了10多万。虽然是按照1991年的标准。但总比不发好啊。”

  此外,曹力伟介绍,“2005年与2004年相比,通过合并机构、缩减办公场所,节约成本2310万元。”

  “改革后,我们也从区政府一些不必要的出警任务中解放出来。毕竟不再受制于财力。”宋柏峰说,以前分局要跟区领导搞好关系,不归公安管的,例如计划生育,抢尸体(不准土葬),也要出警。“政府开口了,敢不做?财政还要靠他们给呢。经常扣一部分,看你表现决定给或不给。”

  曹力伟说,改革后,也曾有区长表达不满,觉得公安分局不再“听话”了,“分局由市里直管,区里管不着了”。

  初期的“混乱成本”

  民警遇到的另一问题是,综合执法后,“精力和时间有限,不可能做到又专又精”

  大庆改革从开始到现在,最大阻力来源于人事。“改革就是利益结构的调整。”曹力伟说。

  中国人民公安大学教授王大伟认为,任何一个改革,最后的难点,就是机构和人事。

  大庆市的一名交警称,有相当一部分交警不愿并到分局。“最简单的,以前我们一年发六七套制服,但普通警察只有4套。以往有些罚没款会返回到支队。现在并了,不知道怎么做。就像一袋米,以前是50个人吃,现在100人来吃。”

  在2005年改革之初,70个派出所长全部退下,有的成为基层民警。一些反对者往各分局办公室塞纸条:“曹力伟的改革注定失败,大家不要为他卖命。”

  曹力伟说,当机制运行起来,那些人的看法也逐渐改变。“因为这是公平的机制,普通民警得到的机会更多。老领导如果想要证明自己行,必须跟年轻人比一比。谁好谁坏一比就出来。他也没话好说。”

  改革也付出了成本。一名民警说,“改革之初显得很混乱”。

  据一名市民说,有一次他在街边看到斗殴,报了警,“分局警察打到我手机几次问情况。不到10分钟路程的案发地点,他们竟然弄不清楚。”

  上述警察说,混乱的情况,大概持续了一年,“才慢慢适应过来”。

  二次改革,混乱也不时出现。有一次,一个民警出警车祸现场,没几分钟就回了。队长问怎么回事,民警说不知道怎么处理交通事故。队长只能又派懂的人去。

  从警14年的刘洪亮是刑警,他现在要负责禁毒、经侦、刑侦案件。如果经侦案件涉及查账,查税,得临时学习。办案成本就高了。

  民警们遇到的另一个问题是,综合执法后,“精力和时间有限,不可能做到又专又精。”对此,大庆公安称,“市局加强专业素养,以弥补分局专业水平的不足。一些大案要案由市局来办。”

  曹力伟认为,这种混乱经过一段时间会消除。

  撤派出所“符合规定”

  派出所取消后,有市民感觉办户籍证明等不再便利,期待“加强服务性”

  大庆取消派出所的做法,到现在仍有争议。

  11月14日,萨尔图区新村8区一市民说,他所居住的地方离萨尔图分局十多公里,离东安分局不到150米,但办户籍证明之类的事,只能跑去萨尔图分局办。他说,以前派出所就在边上,很方便。

  对于取消派出所,曹力伟认为其实也带来了方便。他举例说,改革后,只要不跨分局就不用办理户口迁移。全市每年有近10万人省去了户口迁移的麻烦。

  曹力伟认为,在社会封闭、交通和通讯不发达的情况下,通过高密度设置派出所,能有效缩短物理距离,有利群众报警求助和各类案(事)件及时处置。但现在交通和通讯发达,群众可及时向110报案,公安机关也有现代交通工具快速出警。派出所方便群众的作用已不明显。还造成警力分散、民警负担重、警务运行成本高等问题。

  曹力伟说,派出所本身不具备相应审批、诉讼、裁决等权力,很难成为集打击、防范、管理、服务等多种职能于一体的综合性战斗体。“因此,在改革中,我们撤销了派出所,保留了分局。”

  “这符合国务院颁布实施的《公安机关组织管理条例》。”曹力伟说,根据条例,地市级公安机关根据需要设置公安分局,但并没规定分局以下再设派出所。“老百姓不在乎你是分局还是派出所,只要带来实实在在的便利就行。分局设置,实际是做大做强派出所。”

  11月14日,大庆市民苏宝山说,这些年,感觉小区治安得到了改善。市民王先生说,现在看到警察的时候多了,心里踏实了些,但有些工作还可以改进。他说,例如是否能各分局联网,市民可找就近分局办户籍等。“无论怎么改,还是要加强服务性,以人为本才好。”

  效果待第三方检验

  一名专家认为,大量警力上街未必能带来更好治安效果,他认为改革需要第三方科学评估

  据了解,黑龙江省公安厅党委书记孙永波几次到大庆调研,并在大庆召开全省公安局长会议,明确提出全省公安学大庆。

  据曹力伟讲,中央政法委书记周永康、公安部长孟建柱亦对大庆模式表示了认可。“河南省的新乡市就多次来调研,如今也走出了改革的一步。政府机构扁平化是大势所趋。”

  “大庆模式属于内部挖潜,不要钱,不要人。代价很小。”曹力伟说。

  王大伟教授认为,警务改革要取得成功,要达到三个满意,“人民满意,民警满意,领导满意”,缺一不可。

  他说改革的初衷值得肯定,但效果还需时间检验。

  在大庆公安提供的材料里,有一长串改革成果:2009年共立八类主要案件963起,比改革前减少69%;命案59起,比改革前减少63%;2009年破案15505起,比改革前提高41%……“大庆市公安局在省内评比中连续五年排名第一”。

  不过,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公安学专家对此也提出了质疑。他分析说,大量警力下沉一线,真正效果会如何?美国警方有个著名的“堪萨斯实验”,将城市分成三个区,巡逻车数量分别是0、5、15。观察一年后,治安效果并不像预想的第三区最好,而是一样的。那么,大量警车上街,警力使用是否有浪费?另外,取消派出所的做法是否合理?毕竟它贴近群众。

  这名专家认为,警察学是一门科学,不能拍脑袋就做决定。警务改革需要一个独立的第三方机构,来做出科学评估,才能确定是否有效。

  □本报记者 陈宁一 黑龙江报道

1 2 上一页 下一页


死皮赖不上脸

7级

Rank: 7Rank: 7Rank: 7

主题
126
回帖
1421
时空币
1291 SKB
时空金币
0 SKG
威望值
3 点
时空年龄
160 岁
最后登录
2015-06-06

去签到

已有 41 个用户关注TA

2010-11-16 10:10 |点赞(0)
大庆警务改革撤派出所设分局 新增干部563人
2010年11月16日02:19新京报我要评论(19) 字号:T|T



  大庆街头,着普通警服而非交警服装的民警在查酒驾。11月2日起,大庆不再单设交警。



撤销全部派出所后,大庆城市公安分局增加到20个。大庆市公安局 供图

  终结“化缘”时代?

  “大盖帽进院,不是要油就是要钱。”一名分局长介绍,以前派出所靠“化缘”解决经费问题

  实施改革前,新上任的大庆市公安局长曹力伟到基层派出所调研。

  2004年6月,在一个派出所,他指着桌上两盘水果问所长,“招待费用是否能有保障?”所长说水果是赊账来的,整个派出所运转,就靠治安罚款和辖区企业赞助。

  接下来的一个月,曹力伟在全市派出所调研。发现红岗区、大同区的派出所公用经费全部为零。市区70个派出所中,只有开发区的4个经费有保障。

  曹力伟发现,经费分配上,明显存在上优下劣的问题。分局由区财政划拨经费,首先留足了自己的经费,到派出所,已所剩无几。

  萨尔图分局长宋柏峰说,那时候基层派出所领导甚至分局领导,主要精力都是“化缘”筹款。“没汽油了,厚着脸皮到加油站,给点油吧?没招待费了,暗示企业给点吧。”他说当时流传一句说法:“大盖帽进院,不是要油就是要钱。”

  改革后,公安分局在市财政设独立账户。另一方面,市公安局则可在全局性重点建设项目和重大活动上统一集中支付。此外,各个区里有奖励性措施。

  一些民警感觉,“改革后,各项经费确实得到了保障。比如多年没发的房屋补贴,一次性发了10多万。虽然是按照1991年的标准。但总比不发好啊。”

  此外,曹力伟介绍,“2005年与2004年相比,通过合并机构、缩减办公场所,节约成本2310万元。”

  “改革后,我们也从区政府一些不必要的出警任务中解放出来。毕竟不再受制于财力。”宋柏峰说,以前分局要跟区领导搞好关系,不归公安管的,例如计划生育,抢尸体(不准土葬),也要出警。“政府开口了,敢不做?财政还要靠他们给呢。经常扣一部分,看你表现决定给或不给。”

  曹力伟说,改革后,也曾有区长表达不满,觉得公安分局不再“听话”了,“分局由市里直管,区里管不着了”。

  初期的“混乱成本”

  民警遇到的另一问题是,综合执法后,“精力和时间有限,不可能做到又专又精”

  大庆改革从开始到现在,最大阻力来源于人事。“改革就是利益结构的调整。”曹力伟说。

  中国人民公安大学教授王大伟认为,任何一个改革,最后的难点,就是机构和人事。

  大庆市的一名交警称,有相当一部分交警不愿并到分局。“最简单的,以前我们一年发六七套制服,但普通警察只有4套。以往有些罚没款会返回到支队。现在并了,不知道怎么做。就像一袋米,以前是50个人吃,现在100人来吃。”

  在2005年改革之初,70个派出所长全部退下,有的成为基层民警。一些反对者往各分局办公室塞纸条:“曹力伟的改革注定失败,大家不要为他卖命。”

  曹力伟说,当机制运行起来,那些人的看法也逐渐改变。“因为这是公平的机制,普通民警得到的机会更多。老领导如果想要证明自己行,必须跟年轻人比一比。谁好谁坏一比就出来。他也没话好说。”

  改革也付出了成本。一名民警说,“改革之初显得很混乱”。

  据一名市民说,有一次他在街边看到斗殴,报了警,“分局警察打到我手机几次问情况。不到10分钟路程的案发地点,他们竟然弄不清楚。”

  上述警察说,混乱的情况,大概持续了一年,“才慢慢适应过来”。

  二次改革,混乱也不时出现。有一次,一个民警出警车祸现场,没几分钟就回了。队长问怎么回事,民警说不知道怎么处理交通事故。队长只能又派懂的人去。

  从警14年的刘洪亮是刑警,他现在要负责禁毒、经侦、刑侦案件。如果经侦案件涉及查账,查税,得临时学习。办案成本就高了。

  民警们遇到的另一个问题是,综合执法后,“精力和时间有限,不可能做到又专又精。”对此,大庆公安称,“市局加强专业素养,以弥补分局专业水平的不足。一些大案要案由市局来办。”

  曹力伟认为,这种混乱经过一段时间会消除。

  撤派出所“符合规定”

  派出所取消后,有市民感觉办户籍证明等不再便利,期待“加强服务性”

  大庆取消派出所的做法,到现在仍有争议。

  11月14日,萨尔图区新村8区一市民说,他所居住的地方离萨尔图分局十多公里,离东安分局不到150米,但办户籍证明之类的事,只能跑去萨尔图分局办。他说,以前派出所就在边上,很方便。

  对于取消派出所,曹力伟认为其实也带来了方便。他举例说,改革后,只要不跨分局就不用办理户口迁移。全市每年有近10万人省去了户口迁移的麻烦。

  曹力伟认为,在社会封闭、交通和通讯不发达的情况下,通过高密度设置派出所,能有效缩短物理距离,有利群众报警求助和各类案(事)件及时处置。但现在交通和通讯发达,群众可及时向110报案,公安机关也有现代交通工具快速出警。派出所方便群众的作用已不明显。还造成警力分散、民警负担重、警务运行成本高等问题。

  曹力伟说,派出所本身不具备相应审批、诉讼、裁决等权力,很难成为集打击、防范、管理、服务等多种职能于一体的综合性战斗体。“因此,在改革中,我们撤销了派出所,保留了分局。”

  “这符合国务院颁布实施的《公安机关组织管理条例》。”曹力伟说,根据条例,地市级公安机关根据需要设置公安分局,但并没规定分局以下再设派出所。“老百姓不在乎你是分局还是派出所,只要带来实实在在的便利就行。分局设置,实际是做大做强派出所。”

  11月14日,大庆市民苏宝山说,这些年,感觉小区治安得到了改善。市民王先生说,现在看到警察的时候多了,心里踏实了些,但有些工作还可以改进。他说,例如是否能各分局联网,市民可找就近分局办户籍等。“无论怎么改,还是要加强服务性,以人为本才好。”

  效果待第三方检验

  一名专家认为,大量警力上街未必能带来更好治安效果,他认为改革需要第三方科学评估

  据了解,黑龙江省公安厅党委书记孙永波几次到大庆调研,并在大庆召开全省公安局长会议,明确提出全省公安学大庆。

  据曹力伟讲,中央政法委书记周永康、公安部长孟建柱亦对大庆模式表示了认可。“河南省的新乡市就多次来调研,如今也走出了改革的一步。政府机构扁平化是大势所趋。”

  “大庆模式属于内部挖潜,不要钱,不要人。代价很小。”曹力伟说。

  王大伟教授认为,警务改革要取得成功,要达到三个满意,“人民满意,民警满意,领导满意”,缺一不可。

  他说改革的初衷值得肯定,但效果还需时间检验。

  在大庆公安提供的材料里,有一长串改革成果:2009年共立八类主要案件963起,比改革前减少69%;命案59起,比改革前减少63%;2009年破案15505起,比改革前提高41%……“大庆市公安局在省内评比中连续五年排名第一”。

  不过,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公安学专家对此也提出了质疑。他分析说,大量警力下沉一线,真正效果会如何?美国警方有个著名的“堪萨斯实验”,将城市分成三个区,巡逻车数量分别是0、5、15。观察一年后,治安效果并不像预想的第三区最好,而是一样的。那么,大量警车上街,警力使用是否有浪费?另外,取消派出所的做法是否合理?毕竟它贴近群众。

  这名专家认为,警察学是一门科学,不能拍脑袋就做决定。警务改革需要一个独立的第三方机构,来做出科学评估,才能确定是否有效。

  □本报记者 陈宁一 黑龙江报道

1 2 上一页 下一页


死皮赖不上脸

7级

Rank: 7Rank: 7Rank: 7

主题
126
回帖
1421
时空币
1291 SKB
时空金币
0 SKG
威望值
3 点
时空年龄
160 岁
最后登录
2015-06-06

去签到

已有 41 个用户关注TA

2010-11-16 10:10 |点赞(0)
大庆警务改革撤派出所设分局 新增干部563人
2010年11月16日02:19新京报我要评论(19) 字号:T|T



  大庆街头,着普通警服而非交警服装的民警在查酒驾。11月2日起,大庆不再单设交警。



撤销全部派出所后,大庆城市公安分局增加到20个。大庆市公安局 供图

  终结“化缘”时代?

  “大盖帽进院,不是要油就是要钱。”一名分局长介绍,以前派出所靠“化缘”解决经费问题

  实施改革前,新上任的大庆市公安局长曹力伟到基层派出所调研。

  2004年6月,在一个派出所,他指着桌上两盘水果问所长,“招待费用是否能有保障?”所长说水果是赊账来的,整个派出所运转,就靠治安罚款和辖区企业赞助。

  接下来的一个月,曹力伟在全市派出所调研。发现红岗区、大同区的派出所公用经费全部为零。市区70个派出所中,只有开发区的4个经费有保障。

  曹力伟发现,经费分配上,明显存在上优下劣的问题。分局由区财政划拨经费,首先留足了自己的经费,到派出所,已所剩无几。

  萨尔图分局长宋柏峰说,那时候基层派出所领导甚至分局领导,主要精力都是“化缘”筹款。“没汽油了,厚着脸皮到加油站,给点油吧?没招待费了,暗示企业给点吧。”他说当时流传一句说法:“大盖帽进院,不是要油就是要钱。”

  改革后,公安分局在市财政设独立账户。另一方面,市公安局则可在全局性重点建设项目和重大活动上统一集中支付。此外,各个区里有奖励性措施。

  一些民警感觉,“改革后,各项经费确实得到了保障。比如多年没发的房屋补贴,一次性发了10多万。虽然是按照1991年的标准。但总比不发好啊。”

  此外,曹力伟介绍,“2005年与2004年相比,通过合并机构、缩减办公场所,节约成本2310万元。”

  “改革后,我们也从区政府一些不必要的出警任务中解放出来。毕竟不再受制于财力。”宋柏峰说,以前分局要跟区领导搞好关系,不归公安管的,例如计划生育,抢尸体(不准土葬),也要出警。“政府开口了,敢不做?财政还要靠他们给呢。经常扣一部分,看你表现决定给或不给。”

  曹力伟说,改革后,也曾有区长表达不满,觉得公安分局不再“听话”了,“分局由市里直管,区里管不着了”。

  初期的“混乱成本”

  民警遇到的另一问题是,综合执法后,“精力和时间有限,不可能做到又专又精”

  大庆改革从开始到现在,最大阻力来源于人事。“改革就是利益结构的调整。”曹力伟说。

  中国人民公安大学教授王大伟认为,任何一个改革,最后的难点,就是机构和人事。

  大庆市的一名交警称,有相当一部分交警不愿并到分局。“最简单的,以前我们一年发六七套制服,但普通警察只有4套。以往有些罚没款会返回到支队。现在并了,不知道怎么做。就像一袋米,以前是50个人吃,现在100人来吃。”

  在2005年改革之初,70个派出所长全部退下,有的成为基层民警。一些反对者往各分局办公室塞纸条:“曹力伟的改革注定失败,大家不要为他卖命。”

  曹力伟说,当机制运行起来,那些人的看法也逐渐改变。“因为这是公平的机制,普通民警得到的机会更多。老领导如果想要证明自己行,必须跟年轻人比一比。谁好谁坏一比就出来。他也没话好说。”

  改革也付出了成本。一名民警说,“改革之初显得很混乱”。

  据一名市民说,有一次他在街边看到斗殴,报了警,“分局警察打到我手机几次问情况。不到10分钟路程的案发地点,他们竟然弄不清楚。”

  上述警察说,混乱的情况,大概持续了一年,“才慢慢适应过来”。

  二次改革,混乱也不时出现。有一次,一个民警出警车祸现场,没几分钟就回了。队长问怎么回事,民警说不知道怎么处理交通事故。队长只能又派懂的人去。

  从警14年的刘洪亮是刑警,他现在要负责禁毒、经侦、刑侦案件。如果经侦案件涉及查账,查税,得临时学习。办案成本就高了。

  民警们遇到的另一个问题是,综合执法后,“精力和时间有限,不可能做到又专又精。”对此,大庆公安称,“市局加强专业素养,以弥补分局专业水平的不足。一些大案要案由市局来办。”

  曹力伟认为,这种混乱经过一段时间会消除。

  撤派出所“符合规定”

  派出所取消后,有市民感觉办户籍证明等不再便利,期待“加强服务性”

  大庆取消派出所的做法,到现在仍有争议。

  11月14日,萨尔图区新村8区一市民说,他所居住的地方离萨尔图分局十多公里,离东安分局不到150米,但办户籍证明之类的事,只能跑去萨尔图分局办。他说,以前派出所就在边上,很方便。

  对于取消派出所,曹力伟认为其实也带来了方便。他举例说,改革后,只要不跨分局就不用办理户口迁移。全市每年有近10万人省去了户口迁移的麻烦。

  曹力伟认为,在社会封闭、交通和通讯不发达的情况下,通过高密度设置派出所,能有效缩短物理距离,有利群众报警求助和各类案(事)件及时处置。但现在交通和通讯发达,群众可及时向110报案,公安机关也有现代交通工具快速出警。派出所方便群众的作用已不明显。还造成警力分散、民警负担重、警务运行成本高等问题。

  曹力伟说,派出所本身不具备相应审批、诉讼、裁决等权力,很难成为集打击、防范、管理、服务等多种职能于一体的综合性战斗体。“因此,在改革中,我们撤销了派出所,保留了分局。”

  “这符合国务院颁布实施的《公安机关组织管理条例》。”曹力伟说,根据条例,地市级公安机关根据需要设置公安分局,但并没规定分局以下再设派出所。“老百姓不在乎你是分局还是派出所,只要带来实实在在的便利就行。分局设置,实际是做大做强派出所。”

  11月14日,大庆市民苏宝山说,这些年,感觉小区治安得到了改善。市民王先生说,现在看到警察的时候多了,心里踏实了些,但有些工作还可以改进。他说,例如是否能各分局联网,市民可找就近分局办户籍等。“无论怎么改,还是要加强服务性,以人为本才好。”

  效果待第三方检验

  一名专家认为,大量警力上街未必能带来更好治安效果,他认为改革需要第三方科学评估

  据了解,黑龙江省公安厅党委书记孙永波几次到大庆调研,并在大庆召开全省公安局长会议,明确提出全省公安学大庆。

  据曹力伟讲,中央政法委书记周永康、公安部长孟建柱亦对大庆模式表示了认可。“河南省的新乡市就多次来调研,如今也走出了改革的一步。政府机构扁平化是大势所趋。”

  “大庆模式属于内部挖潜,不要钱,不要人。代价很小。”曹力伟说。

  王大伟教授认为,警务改革要取得成功,要达到三个满意,“人民满意,民警满意,领导满意”,缺一不可。

  他说改革的初衷值得肯定,但效果还需时间检验。

  在大庆公安提供的材料里,有一长串改革成果:2009年共立八类主要案件963起,比改革前减少69%;命案59起,比改革前减少63%;2009年破案15505起,比改革前提高41%……“大庆市公安局在省内评比中连续五年排名第一”。

  不过,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公安学专家对此也提出了质疑。他分析说,大量警力下沉一线,真正效果会如何?美国警方有个著名的“堪萨斯实验”,将城市分成三个区,巡逻车数量分别是0、5、15。观察一年后,治安效果并不像预想的第三区最好,而是一样的。那么,大量警车上街,警力使用是否有浪费?另外,取消派出所的做法是否合理?毕竟它贴近群众。

  这名专家认为,警察学是一门科学,不能拍脑袋就做决定。警务改革需要一个独立的第三方机构,来做出科学评估,才能确定是否有效。

  □本报记者 陈宁一 黑龙江报道

1 2 上一页 下一页


死皮赖不上脸

7级

Rank: 7Rank: 7Rank: 7

主题
126
回帖
1421
时空币
1291 SKB
时空金币
0 SKG
威望值
3 点
时空年龄
160 岁
最后登录
2015-06-06

去签到

已有 41 个用户关注TA

2010-11-16 10:10 |点赞(0)
大庆警务改革撤派出所设分局 新增干部563人
2010年11月16日02:19新京报我要评论(19) 字号:T|T



  大庆街头,着普通警服而非交警服装的民警在查酒驾。11月2日起,大庆不再单设交警。



撤销全部派出所后,大庆城市公安分局增加到20个。大庆市公安局 供图

  终结“化缘”时代?

  “大盖帽进院,不是要油就是要钱。”一名分局长介绍,以前派出所靠“化缘”解决经费问题

  实施改革前,新上任的大庆市公安局长曹力伟到基层派出所调研。

  2004年6月,在一个派出所,他指着桌上两盘水果问所长,“招待费用是否能有保障?”所长说水果是赊账来的,整个派出所运转,就靠治安罚款和辖区企业赞助。

  接下来的一个月,曹力伟在全市派出所调研。发现红岗区、大同区的派出所公用经费全部为零。市区70个派出所中,只有开发区的4个经费有保障。

  曹力伟发现,经费分配上,明显存在上优下劣的问题。分局由区财政划拨经费,首先留足了自己的经费,到派出所,已所剩无几。

  萨尔图分局长宋柏峰说,那时候基层派出所领导甚至分局领导,主要精力都是“化缘”筹款。“没汽油了,厚着脸皮到加油站,给点油吧?没招待费了,暗示企业给点吧。”他说当时流传一句说法:“大盖帽进院,不是要油就是要钱。”

  改革后,公安分局在市财政设独立账户。另一方面,市公安局则可在全局性重点建设项目和重大活动上统一集中支付。此外,各个区里有奖励性措施。

  一些民警感觉,“改革后,各项经费确实得到了保障。比如多年没发的房屋补贴,一次性发了10多万。虽然是按照1991年的标准。但总比不发好啊。”

  此外,曹力伟介绍,“2005年与2004年相比,通过合并机构、缩减办公场所,节约成本2310万元。”

  “改革后,我们也从区政府一些不必要的出警任务中解放出来。毕竟不再受制于财力。”宋柏峰说,以前分局要跟区领导搞好关系,不归公安管的,例如计划生育,抢尸体(不准土葬),也要出警。“政府开口了,敢不做?财政还要靠他们给呢。经常扣一部分,看你表现决定给或不给。”

  曹力伟说,改革后,也曾有区长表达不满,觉得公安分局不再“听话”了,“分局由市里直管,区里管不着了”。

  初期的“混乱成本”

  民警遇到的另一问题是,综合执法后,“精力和时间有限,不可能做到又专又精”

  大庆改革从开始到现在,最大阻力来源于人事。“改革就是利益结构的调整。”曹力伟说。

  中国人民公安大学教授王大伟认为,任何一个改革,最后的难点,就是机构和人事。

  大庆市的一名交警称,有相当一部分交警不愿并到分局。“最简单的,以前我们一年发六七套制服,但普通警察只有4套。以往有些罚没款会返回到支队。现在并了,不知道怎么做。就像一袋米,以前是50个人吃,现在100人来吃。”

  在2005年改革之初,70个派出所长全部退下,有的成为基层民警。一些反对者往各分局办公室塞纸条:“曹力伟的改革注定失败,大家不要为他卖命。”

  曹力伟说,当机制运行起来,那些人的看法也逐渐改变。“因为这是公平的机制,普通民警得到的机会更多。老领导如果想要证明自己行,必须跟年轻人比一比。谁好谁坏一比就出来。他也没话好说。”

  改革也付出了成本。一名民警说,“改革之初显得很混乱”。

  据一名市民说,有一次他在街边看到斗殴,报了警,“分局警察打到我手机几次问情况。不到10分钟路程的案发地点,他们竟然弄不清楚。”

  上述警察说,混乱的情况,大概持续了一年,“才慢慢适应过来”。

  二次改革,混乱也不时出现。有一次,一个民警出警车祸现场,没几分钟就回了。队长问怎么回事,民警说不知道怎么处理交通事故。队长只能又派懂的人去。

  从警14年的刘洪亮是刑警,他现在要负责禁毒、经侦、刑侦案件。如果经侦案件涉及查账,查税,得临时学习。办案成本就高了。

  民警们遇到的另一个问题是,综合执法后,“精力和时间有限,不可能做到又专又精。”对此,大庆公安称,“市局加强专业素养,以弥补分局专业水平的不足。一些大案要案由市局来办。”

  曹力伟认为,这种混乱经过一段时间会消除。

  撤派出所“符合规定”

  派出所取消后,有市民感觉办户籍证明等不再便利,期待“加强服务性”

  大庆取消派出所的做法,到现在仍有争议。

  11月14日,萨尔图区新村8区一市民说,他所居住的地方离萨尔图分局十多公里,离东安分局不到150米,但办户籍证明之类的事,只能跑去萨尔图分局办。他说,以前派出所就在边上,很方便。

  对于取消派出所,曹力伟认为其实也带来了方便。他举例说,改革后,只要不跨分局就不用办理户口迁移。全市每年有近10万人省去了户口迁移的麻烦。

  曹力伟认为,在社会封闭、交通和通讯不发达的情况下,通过高密度设置派出所,能有效缩短物理距离,有利群众报警求助和各类案(事)件及时处置。但现在交通和通讯发达,群众可及时向110报案,公安机关也有现代交通工具快速出警。派出所方便群众的作用已不明显。还造成警力分散、民警负担重、警务运行成本高等问题。

  曹力伟说,派出所本身不具备相应审批、诉讼、裁决等权力,很难成为集打击、防范、管理、服务等多种职能于一体的综合性战斗体。“因此,在改革中,我们撤销了派出所,保留了分局。”

  “这符合国务院颁布实施的《公安机关组织管理条例》。”曹力伟说,根据条例,地市级公安机关根据需要设置公安分局,但并没规定分局以下再设派出所。“老百姓不在乎你是分局还是派出所,只要带来实实在在的便利就行。分局设置,实际是做大做强派出所。”

  11月14日,大庆市民苏宝山说,这些年,感觉小区治安得到了改善。市民王先生说,现在看到警察的时候多了,心里踏实了些,但有些工作还可以改进。他说,例如是否能各分局联网,市民可找就近分局办户籍等。“无论怎么改,还是要加强服务性,以人为本才好。”

  效果待第三方检验

  一名专家认为,大量警力上街未必能带来更好治安效果,他认为改革需要第三方科学评估

  据了解,黑龙江省公安厅党委书记孙永波几次到大庆调研,并在大庆召开全省公安局长会议,明确提出全省公安学大庆。

  据曹力伟讲,中央政法委书记周永康、公安部长孟建柱亦对大庆模式表示了认可。“河南省的新乡市就多次来调研,如今也走出了改革的一步。政府机构扁平化是大势所趋。”

  “大庆模式属于内部挖潜,不要钱,不要人。代价很小。”曹力伟说。

  王大伟教授认为,警务改革要取得成功,要达到三个满意,“人民满意,民警满意,领导满意”,缺一不可。

  他说改革的初衷值得肯定,但效果还需时间检验。

  在大庆公安提供的材料里,有一长串改革成果:2009年共立八类主要案件963起,比改革前减少69%;命案59起,比改革前减少63%;2009年破案15505起,比改革前提高41%……“大庆市公安局在省内评比中连续五年排名第一”。

  不过,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公安学专家对此也提出了质疑。他分析说,大量警力下沉一线,真正效果会如何?美国警方有个著名的“堪萨斯实验”,将城市分成三个区,巡逻车数量分别是0、5、15。观察一年后,治安效果并不像预想的第三区最好,而是一样的。那么,大量警车上街,警力使用是否有浪费?另外,取消派出所的做法是否合理?毕竟它贴近群众。

  这名专家认为,警察学是一门科学,不能拍脑袋就做决定。警务改革需要一个独立的第三方机构,来做出科学评估,才能确定是否有效。

  □本报记者 陈宁一 黑龙江报道

1 2 上一页 下一页


死皮赖不上脸

7级

Rank: 7Rank: 7Rank: 7

主题
126
回帖
1421
时空币
1291 SKB
时空金币
0 SKG
威望值
3 点
时空年龄
160 岁
最后登录
2015-06-06

去签到

已有 41 个用户关注TA

2010-11-16 10:10 |点赞(0)
大庆警务改革撤派出所设分局 新增干部563人
2010年11月16日02:19新京报我要评论(19) 字号:T|T



  大庆街头,着普通警服而非交警服装的民警在查酒驾。11月2日起,大庆不再单设交警。



撤销全部派出所后,大庆城市公安分局增加到20个。大庆市公安局 供图

  终结“化缘”时代?

  “大盖帽进院,不是要油就是要钱。”一名分局长介绍,以前派出所靠“化缘”解决经费问题

  实施改革前,新上任的大庆市公安局长曹力伟到基层派出所调研。

  2004年6月,在一个派出所,他指着桌上两盘水果问所长,“招待费用是否能有保障?”所长说水果是赊账来的,整个派出所运转,就靠治安罚款和辖区企业赞助。

  接下来的一个月,曹力伟在全市派出所调研。发现红岗区、大同区的派出所公用经费全部为零。市区70个派出所中,只有开发区的4个经费有保障。

  曹力伟发现,经费分配上,明显存在上优下劣的问题。分局由区财政划拨经费,首先留足了自己的经费,到派出所,已所剩无几。

  萨尔图分局长宋柏峰说,那时候基层派出所领导甚至分局领导,主要精力都是“化缘”筹款。“没汽油了,厚着脸皮到加油站,给点油吧?没招待费了,暗示企业给点吧。”他说当时流传一句说法:“大盖帽进院,不是要油就是要钱。”

  改革后,公安分局在市财政设独立账户。另一方面,市公安局则可在全局性重点建设项目和重大活动上统一集中支付。此外,各个区里有奖励性措施。

  一些民警感觉,“改革后,各项经费确实得到了保障。比如多年没发的房屋补贴,一次性发了10多万。虽然是按照1991年的标准。但总比不发好啊。”

  此外,曹力伟介绍,“2005年与2004年相比,通过合并机构、缩减办公场所,节约成本2310万元。”

  “改革后,我们也从区政府一些不必要的出警任务中解放出来。毕竟不再受制于财力。”宋柏峰说,以前分局要跟区领导搞好关系,不归公安管的,例如计划生育,抢尸体(不准土葬),也要出警。“政府开口了,敢不做?财政还要靠他们给呢。经常扣一部分,看你表现决定给或不给。”

  曹力伟说,改革后,也曾有区长表达不满,觉得公安分局不再“听话”了,“分局由市里直管,区里管不着了”。

  初期的“混乱成本”

  民警遇到的另一问题是,综合执法后,“精力和时间有限,不可能做到又专又精”

  大庆改革从开始到现在,最大阻力来源于人事。“改革就是利益结构的调整。”曹力伟说。

  中国人民公安大学教授王大伟认为,任何一个改革,最后的难点,就是机构和人事。

  大庆市的一名交警称,有相当一部分交警不愿并到分局。“最简单的,以前我们一年发六七套制服,但普通警察只有4套。以往有些罚没款会返回到支队。现在并了,不知道怎么做。就像一袋米,以前是50个人吃,现在100人来吃。”

  在2005年改革之初,70个派出所长全部退下,有的成为基层民警。一些反对者往各分局办公室塞纸条:“曹力伟的改革注定失败,大家不要为他卖命。”

  曹力伟说,当机制运行起来,那些人的看法也逐渐改变。“因为这是公平的机制,普通民警得到的机会更多。老领导如果想要证明自己行,必须跟年轻人比一比。谁好谁坏一比就出来。他也没话好说。”

  改革也付出了成本。一名民警说,“改革之初显得很混乱”。

  据一名市民说,有一次他在街边看到斗殴,报了警,“分局警察打到我手机几次问情况。不到10分钟路程的案发地点,他们竟然弄不清楚。”

  上述警察说,混乱的情况,大概持续了一年,“才慢慢适应过来”。

  二次改革,混乱也不时出现。有一次,一个民警出警车祸现场,没几分钟就回了。队长问怎么回事,民警说不知道怎么处理交通事故。队长只能又派懂的人去。

  从警14年的刘洪亮是刑警,他现在要负责禁毒、经侦、刑侦案件。如果经侦案件涉及查账,查税,得临时学习。办案成本就高了。

  民警们遇到的另一个问题是,综合执法后,“精力和时间有限,不可能做到又专又精。”对此,大庆公安称,“市局加强专业素养,以弥补分局专业水平的不足。一些大案要案由市局来办。”

  曹力伟认为,这种混乱经过一段时间会消除。

  撤派出所“符合规定”

  派出所取消后,有市民感觉办户籍证明等不再便利,期待“加强服务性”

  大庆取消派出所的做法,到现在仍有争议。

  11月14日,萨尔图区新村8区一市民说,他所居住的地方离萨尔图分局十多公里,离东安分局不到150米,但办户籍证明之类的事,只能跑去萨尔图分局办。他说,以前派出所就在边上,很方便。

  对于取消派出所,曹力伟认为其实也带来了方便。他举例说,改革后,只要不跨分局就不用办理户口迁移。全市每年有近10万人省去了户口迁移的麻烦。

  曹力伟认为,在社会封闭、交通和通讯不发达的情况下,通过高密度设置派出所,能有效缩短物理距离,有利群众报警求助和各类案(事)件及时处置。但现在交通和通讯发达,群众可及时向110报案,公安机关也有现代交通工具快速出警。派出所方便群众的作用已不明显。还造成警力分散、民警负担重、警务运行成本高等问题。

  曹力伟说,派出所本身不具备相应审批、诉讼、裁决等权力,很难成为集打击、防范、管理、服务等多种职能于一体的综合性战斗体。“因此,在改革中,我们撤销了派出所,保留了分局。”

  “这符合国务院颁布实施的《公安机关组织管理条例》。”曹力伟说,根据条例,地市级公安机关根据需要设置公安分局,但并没规定分局以下再设派出所。“老百姓不在乎你是分局还是派出所,只要带来实实在在的便利就行。分局设置,实际是做大做强派出所。”

  11月14日,大庆市民苏宝山说,这些年,感觉小区治安得到了改善。市民王先生说,现在看到警察的时候多了,心里踏实了些,但有些工作还可以改进。他说,例如是否能各分局联网,市民可找就近分局办户籍等。“无论怎么改,还是要加强服务性,以人为本才好。”

  效果待第三方检验

  一名专家认为,大量警力上街未必能带来更好治安效果,他认为改革需要第三方科学评估

  据了解,黑龙江省公安厅党委书记孙永波几次到大庆调研,并在大庆召开全省公安局长会议,明确提出全省公安学大庆。

  据曹力伟讲,中央政法委书记周永康、公安部长孟建柱亦对大庆模式表示了认可。“河南省的新乡市就多次来调研,如今也走出了改革的一步。政府机构扁平化是大势所趋。”

  “大庆模式属于内部挖潜,不要钱,不要人。代价很小。”曹力伟说。

  王大伟教授认为,警务改革要取得成功,要达到三个满意,“人民满意,民警满意,领导满意”,缺一不可。

  他说改革的初衷值得肯定,但效果还需时间检验。

  在大庆公安提供的材料里,有一长串改革成果:2009年共立八类主要案件963起,比改革前减少69%;命案59起,比改革前减少63%;2009年破案15505起,比改革前提高41%……“大庆市公安局在省内评比中连续五年排名第一”。

  不过,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公安学专家对此也提出了质疑。他分析说,大量警力下沉一线,真正效果会如何?美国警方有个著名的“堪萨斯实验”,将城市分成三个区,巡逻车数量分别是0、5、15。观察一年后,治安效果并不像预想的第三区最好,而是一样的。那么,大量警车上街,警力使用是否有浪费?另外,取消派出所的做法是否合理?毕竟它贴近群众。

  这名专家认为,警察学是一门科学,不能拍脑袋就做决定。警务改革需要一个独立的第三方机构,来做出科学评估,才能确定是否有效。

  □本报记者 陈宁一 黑龙江报道

1 2 上一页 下一页


死皮赖不上脸

7级

Rank: 7Rank: 7Rank: 7

主题
126
回帖
1421
时空币
1291 SKB
时空金币
0 SKG
威望值
3 点
时空年龄
160 岁
最后登录
2015-06-06

去签到

已有 41 个用户关注TA

2010-11-16 10:11 |点赞(0)
大庆警务改革撤派出所设分局 新增干部563人
2010年11月16日02:19新京报我要评论(19) 字号:T|T



  大庆街头,着普通警服而非交警服装的民警在查酒驾。11月2日起,大庆不再单设交警。



撤销全部派出所后,大庆城市公安分局增加到20个。大庆市公安局 供图

  终结“化缘”时代?

  “大盖帽进院,不是要油就是要钱。”一名分局长介绍,以前派出所靠“化缘”解决经费问题

  实施改革前,新上任的大庆市公安局长曹力伟到基层派出所调研。

  2004年6月,在一个派出所,他指着桌上两盘水果问所长,“招待费用是否能有保障?”所长说水果是赊账来的,整个派出所运转,就靠治安罚款和辖区企业赞助。

  接下来的一个月,曹力伟在全市派出所调研。发现红岗区、大同区的派出所公用经费全部为零。市区70个派出所中,只有开发区的4个经费有保障。

  曹力伟发现,经费分配上,明显存在上优下劣的问题。分局由区财政划拨经费,首先留足了自己的经费,到派出所,已所剩无几。

  萨尔图分局长宋柏峰说,那时候基层派出所领导甚至分局领导,主要精力都是“化缘”筹款。“没汽油了,厚着脸皮到加油站,给点油吧?没招待费了,暗示企业给点吧。”他说当时流传一句说法:“大盖帽进院,不是要油就是要钱。”

  改革后,公安分局在市财政设独立账户。另一方面,市公安局则可在全局性重点建设项目和重大活动上统一集中支付。此外,各个区里有奖励性措施。

  一些民警感觉,“改革后,各项经费确实得到了保障。比如多年没发的房屋补贴,一次性发了10多万。虽然是按照1991年的标准。但总比不发好啊。”

  此外,曹力伟介绍,“2005年与2004年相比,通过合并机构、缩减办公场所,节约成本2310万元。”

  “改革后,我们也从区政府一些不必要的出警任务中解放出来。毕竟不再受制于财力。”宋柏峰说,以前分局要跟区领导搞好关系,不归公安管的,例如计划生育,抢尸体(不准土葬),也要出警。“政府开口了,敢不做?财政还要靠他们给呢。经常扣一部分,看你表现决定给或不给。”

  曹力伟说,改革后,也曾有区长表达不满,觉得公安分局不再“听话”了,“分局由市里直管,区里管不着了”。

  初期的“混乱成本”

  民警遇到的另一问题是,综合执法后,“精力和时间有限,不可能做到又专又精”

  大庆改革从开始到现在,最大阻力来源于人事。“改革就是利益结构的调整。”曹力伟说。

  中国人民公安大学教授王大伟认为,任何一个改革,最后的难点,就是机构和人事。

  大庆市的一名交警称,有相当一部分交警不愿并到分局。“最简单的,以前我们一年发六七套制服,但普通警察只有4套。以往有些罚没款会返回到支队。现在并了,不知道怎么做。就像一袋米,以前是50个人吃,现在100人来吃。”

  在2005年改革之初,70个派出所长全部退下,有的成为基层民警。一些反对者往各分局办公室塞纸条:“曹力伟的改革注定失败,大家不要为他卖命。”

  曹力伟说,当机制运行起来,那些人的看法也逐渐改变。“因为这是公平的机制,普通民警得到的机会更多。老领导如果想要证明自己行,必须跟年轻人比一比。谁好谁坏一比就出来。他也没话好说。”

  改革也付出了成本。一名民警说,“改革之初显得很混乱”。

  据一名市民说,有一次他在街边看到斗殴,报了警,“分局警察打到我手机几次问情况。不到10分钟路程的案发地点,他们竟然弄不清楚。”

  上述警察说,混乱的情况,大概持续了一年,“才慢慢适应过来”。

  二次改革,混乱也不时出现。有一次,一个民警出警车祸现场,没几分钟就回了。队长问怎么回事,民警说不知道怎么处理交通事故。队长只能又派懂的人去。

  从警14年的刘洪亮是刑警,他现在要负责禁毒、经侦、刑侦案件。如果经侦案件涉及查账,查税,得临时学习。办案成本就高了。

  民警们遇到的另一个问题是,综合执法后,“精力和时间有限,不可能做到又专又精。”对此,大庆公安称,“市局加强专业素养,以弥补分局专业水平的不足。一些大案要案由市局来办。”

  曹力伟认为,这种混乱经过一段时间会消除。

  撤派出所“符合规定”

  派出所取消后,有市民感觉办户籍证明等不再便利,期待“加强服务性”

  大庆取消派出所的做法,到现在仍有争议。

  11月14日,萨尔图区新村8区一市民说,他所居住的地方离萨尔图分局十多公里,离东安分局不到150米,但办户籍证明之类的事,只能跑去萨尔图分局办。他说,以前派出所就在边上,很方便。

  对于取消派出所,曹力伟认为其实也带来了方便。他举例说,改革后,只要不跨分局就不用办理户口迁移。全市每年有近10万人省去了户口迁移的麻烦。

  曹力伟认为,在社会封闭、交通和通讯不发达的情况下,通过高密度设置派出所,能有效缩短物理距离,有利群众报警求助和各类案(事)件及时处置。但现在交通和通讯发达,群众可及时向110报案,公安机关也有现代交通工具快速出警。派出所方便群众的作用已不明显。还造成警力分散、民警负担重、警务运行成本高等问题。

  曹力伟说,派出所本身不具备相应审批、诉讼、裁决等权力,很难成为集打击、防范、管理、服务等多种职能于一体的综合性战斗体。“因此,在改革中,我们撤销了派出所,保留了分局。”

  “这符合国务院颁布实施的《公安机关组织管理条例》。”曹力伟说,根据条例,地市级公安机关根据需要设置公安分局,但并没规定分局以下再设派出所。“老百姓不在乎你是分局还是派出所,只要带来实实在在的便利就行。分局设置,实际是做大做强派出所。”

  11月14日,大庆市民苏宝山说,这些年,感觉小区治安得到了改善。市民王先生说,现在看到警察的时候多了,心里踏实了些,但有些工作还可以改进。他说,例如是否能各分局联网,市民可找就近分局办户籍等。“无论怎么改,还是要加强服务性,以人为本才好。”

  效果待第三方检验

  一名专家认为,大量警力上街未必能带来更好治安效果,他认为改革需要第三方科学评估

  据了解,黑龙江省公安厅党委书记孙永波几次到大庆调研,并在大庆召开全省公安局长会议,明确提出全省公安学大庆。

  据曹力伟讲,中央政法委书记周永康、公安部长孟建柱亦对大庆模式表示了认可。“河南省的新乡市就多次来调研,如今也走出了改革的一步。政府机构扁平化是大势所趋。”

  “大庆模式属于内部挖潜,不要钱,不要人。代价很小。”曹力伟说。

  王大伟教授认为,警务改革要取得成功,要达到三个满意,“人民满意,民警满意,领导满意”,缺一不可。

  他说改革的初衷值得肯定,但效果还需时间检验。

  在大庆公安提供的材料里,有一长串改革成果:2009年共立八类主要案件963起,比改革前减少69%;命案59起,比改革前减少63%;2009年破案15505起,比改革前提高41%……“大庆市公安局在省内评比中连续五年排名第一”。

  不过,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公安学专家对此也提出了质疑。他分析说,大量警力下沉一线,真正效果会如何?美国警方有个著名的“堪萨斯实验”,将城市分成三个区,巡逻车数量分别是0、5、15。观察一年后,治安效果并不像预想的第三区最好,而是一样的。那么,大量警车上街,警力使用是否有浪费?另外,取消派出所的做法是否合理?毕竟它贴近群众。

  这名专家认为,警察学是一门科学,不能拍脑袋就做决定。警务改革需要一个独立的第三方机构,来做出科学评估,才能确定是否有效。

  □本报记者 陈宁一 黑龙江报道

1 2 上一页 下一页


死皮赖不上脸

7级

Rank: 7Rank: 7Rank: 7

主题
126
回帖
1421
时空币
1291 SKB
时空金币
0 SKG
威望值
3 点
时空年龄
160 岁
最后登录
2015-06-06

去签到

已有 41 个用户关注TA

2010-11-16 10:11 |点赞(0)
大庆警务改革撤派出所设分局 新增干部563人
2010年11月16日02:19新京报我要评论(19) 字号:T|T



  大庆街头,着普通警服而非交警服装的民警在查酒驾。11月2日起,大庆不再单设交警。



撤销全部派出所后,大庆城市公安分局增加到20个。大庆市公安局 供图

  终结“化缘”时代?

  “大盖帽进院,不是要油就是要钱。”一名分局长介绍,以前派出所靠“化缘”解决经费问题

  实施改革前,新上任的大庆市公安局长曹力伟到基层派出所调研。

  2004年6月,在一个派出所,他指着桌上两盘水果问所长,“招待费用是否能有保障?”所长说水果是赊账来的,整个派出所运转,就靠治安罚款和辖区企业赞助。

  接下来的一个月,曹力伟在全市派出所调研。发现红岗区、大同区的派出所公用经费全部为零。市区70个派出所中,只有开发区的4个经费有保障。

  曹力伟发现,经费分配上,明显存在上优下劣的问题。分局由区财政划拨经费,首先留足了自己的经费,到派出所,已所剩无几。

  萨尔图分局长宋柏峰说,那时候基层派出所领导甚至分局领导,主要精力都是“化缘”筹款。“没汽油了,厚着脸皮到加油站,给点油吧?没招待费了,暗示企业给点吧。”他说当时流传一句说法:“大盖帽进院,不是要油就是要钱。”

  改革后,公安分局在市财政设独立账户。另一方面,市公安局则可在全局性重点建设项目和重大活动上统一集中支付。此外,各个区里有奖励性措施。

  一些民警感觉,“改革后,各项经费确实得到了保障。比如多年没发的房屋补贴,一次性发了10多万。虽然是按照1991年的标准。但总比不发好啊。”

  此外,曹力伟介绍,“2005年与2004年相比,通过合并机构、缩减办公场所,节约成本2310万元。”

  “改革后,我们也从区政府一些不必要的出警任务中解放出来。毕竟不再受制于财力。”宋柏峰说,以前分局要跟区领导搞好关系,不归公安管的,例如计划生育,抢尸体(不准土葬),也要出警。“政府开口了,敢不做?财政还要靠他们给呢。经常扣一部分,看你表现决定给或不给。”

  曹力伟说,改革后,也曾有区长表达不满,觉得公安分局不再“听话”了,“分局由市里直管,区里管不着了”。

  初期的“混乱成本”

  民警遇到的另一问题是,综合执法后,“精力和时间有限,不可能做到又专又精”

  大庆改革从开始到现在,最大阻力来源于人事。“改革就是利益结构的调整。”曹力伟说。

  中国人民公安大学教授王大伟认为,任何一个改革,最后的难点,就是机构和人事。

  大庆市的一名交警称,有相当一部分交警不愿并到分局。“最简单的,以前我们一年发六七套制服,但普通警察只有4套。以往有些罚没款会返回到支队。现在并了,不知道怎么做。就像一袋米,以前是50个人吃,现在100人来吃。”

  在2005年改革之初,70个派出所长全部退下,有的成为基层民警。一些反对者往各分局办公室塞纸条:“曹力伟的改革注定失败,大家不要为他卖命。”

  曹力伟说,当机制运行起来,那些人的看法也逐渐改变。“因为这是公平的机制,普通民警得到的机会更多。老领导如果想要证明自己行,必须跟年轻人比一比。谁好谁坏一比就出来。他也没话好说。”

  改革也付出了成本。一名民警说,“改革之初显得很混乱”。

  据一名市民说,有一次他在街边看到斗殴,报了警,“分局警察打到我手机几次问情况。不到10分钟路程的案发地点,他们竟然弄不清楚。”

  上述警察说,混乱的情况,大概持续了一年,“才慢慢适应过来”。

  二次改革,混乱也不时出现。有一次,一个民警出警车祸现场,没几分钟就回了。队长问怎么回事,民警说不知道怎么处理交通事故。队长只能又派懂的人去。

  从警14年的刘洪亮是刑警,他现在要负责禁毒、经侦、刑侦案件。如果经侦案件涉及查账,查税,得临时学习。办案成本就高了。

  民警们遇到的另一个问题是,综合执法后,“精力和时间有限,不可能做到又专又精。”对此,大庆公安称,“市局加强专业素养,以弥补分局专业水平的不足。一些大案要案由市局来办。”

  曹力伟认为,这种混乱经过一段时间会消除。

  撤派出所“符合规定”

  派出所取消后,有市民感觉办户籍证明等不再便利,期待“加强服务性”

  大庆取消派出所的做法,到现在仍有争议。

  11月14日,萨尔图区新村8区一市民说,他所居住的地方离萨尔图分局十多公里,离东安分局不到150米,但办户籍证明之类的事,只能跑去萨尔图分局办。他说,以前派出所就在边上,很方便。

  对于取消派出所,曹力伟认为其实也带来了方便。他举例说,改革后,只要不跨分局就不用办理户口迁移。全市每年有近10万人省去了户口迁移的麻烦。

  曹力伟认为,在社会封闭、交通和通讯不发达的情况下,通过高密度设置派出所,能有效缩短物理距离,有利群众报警求助和各类案(事)件及时处置。但现在交通和通讯发达,群众可及时向110报案,公安机关也有现代交通工具快速出警。派出所方便群众的作用已不明显。还造成警力分散、民警负担重、警务运行成本高等问题。

  曹力伟说,派出所本身不具备相应审批、诉讼、裁决等权力,很难成为集打击、防范、管理、服务等多种职能于一体的综合性战斗体。“因此,在改革中,我们撤销了派出所,保留了分局。”

  “这符合国务院颁布实施的《公安机关组织管理条例》。”曹力伟说,根据条例,地市级公安机关根据需要设置公安分局,但并没规定分局以下再设派出所。“老百姓不在乎你是分局还是派出所,只要带来实实在在的便利就行。分局设置,实际是做大做强派出所。”

  11月14日,大庆市民苏宝山说,这些年,感觉小区治安得到了改善。市民王先生说,现在看到警察的时候多了,心里踏实了些,但有些工作还可以改进。他说,例如是否能各分局联网,市民可找就近分局办户籍等。“无论怎么改,还是要加强服务性,以人为本才好。”

  效果待第三方检验

  一名专家认为,大量警力上街未必能带来更好治安效果,他认为改革需要第三方科学评估

  据了解,黑龙江省公安厅党委书记孙永波几次到大庆调研,并在大庆召开全省公安局长会议,明确提出全省公安学大庆。

  据曹力伟讲,中央政法委书记周永康、公安部长孟建柱亦对大庆模式表示了认可。“河南省的新乡市就多次来调研,如今也走出了改革的一步。政府机构扁平化是大势所趋。”

  “大庆模式属于内部挖潜,不要钱,不要人。代价很小。”曹力伟说。

  王大伟教授认为,警务改革要取得成功,要达到三个满意,“人民满意,民警满意,领导满意”,缺一不可。

  他说改革的初衷值得肯定,但效果还需时间检验。

  在大庆公安提供的材料里,有一长串改革成果:2009年共立八类主要案件963起,比改革前减少69%;命案59起,比改革前减少63%;2009年破案15505起,比改革前提高41%……“大庆市公安局在省内评比中连续五年排名第一”。

  不过,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公安学专家对此也提出了质疑。他分析说,大量警力下沉一线,真正效果会如何?美国警方有个著名的“堪萨斯实验”,将城市分成三个区,巡逻车数量分别是0、5、15。观察一年后,治安效果并不像预想的第三区最好,而是一样的。那么,大量警车上街,警力使用是否有浪费?另外,取消派出所的做法是否合理?毕竟它贴近群众。

  这名专家认为,警察学是一门科学,不能拍脑袋就做决定。警务改革需要一个独立的第三方机构,来做出科学评估,才能确定是否有效。

  □本报记者 陈宁一 黑龙江报道

1 2 上一页 下一页


死皮赖不上脸

7级

Rank: 7Rank: 7Rank: 7

主题
126
回帖
1421
时空币
1291 SKB
时空金币
0 SKG
威望值
3 点
时空年龄
160 岁
最后登录
2015-06-06

去签到

已有 41 个用户关注TA

2010-11-16 10:11 |点赞(0)
大庆警务改革撤派出所设分局 新增干部563人
2010年11月16日02:19新京报我要评论(19) 字号:T|T



  大庆街头,着普通警服而非交警服装的民警在查酒驾。11月2日起,大庆不再单设交警。



撤销全部派出所后,大庆城市公安分局增加到20个。大庆市公安局 供图

  终结“化缘”时代?

  “大盖帽进院,不是要油就是要钱。”一名分局长介绍,以前派出所靠“化缘”解决经费问题

  实施改革前,新上任的大庆市公安局长曹力伟到基层派出所调研。

  2004年6月,在一个派出所,他指着桌上两盘水果问所长,“招待费用是否能有保障?”所长说水果是赊账来的,整个派出所运转,就靠治安罚款和辖区企业赞助。

  接下来的一个月,曹力伟在全市派出所调研。发现红岗区、大同区的派出所公用经费全部为零。市区70个派出所中,只有开发区的4个经费有保障。

  曹力伟发现,经费分配上,明显存在上优下劣的问题。分局由区财政划拨经费,首先留足了自己的经费,到派出所,已所剩无几。

  萨尔图分局长宋柏峰说,那时候基层派出所领导甚至分局领导,主要精力都是“化缘”筹款。“没汽油了,厚着脸皮到加油站,给点油吧?没招待费了,暗示企业给点吧。”他说当时流传一句说法:“大盖帽进院,不是要油就是要钱。”

  改革后,公安分局在市财政设独立账户。另一方面,市公安局则可在全局性重点建设项目和重大活动上统一集中支付。此外,各个区里有奖励性措施。

  一些民警感觉,“改革后,各项经费确实得到了保障。比如多年没发的房屋补贴,一次性发了10多万。虽然是按照1991年的标准。但总比不发好啊。”

  此外,曹力伟介绍,“2005年与2004年相比,通过合并机构、缩减办公场所,节约成本2310万元。”

  “改革后,我们也从区政府一些不必要的出警任务中解放出来。毕竟不再受制于财力。”宋柏峰说,以前分局要跟区领导搞好关系,不归公安管的,例如计划生育,抢尸体(不准土葬),也要出警。“政府开口了,敢不做?财政还要靠他们给呢。经常扣一部分,看你表现决定给或不给。”

  曹力伟说,改革后,也曾有区长表达不满,觉得公安分局不再“听话”了,“分局由市里直管,区里管不着了”。

  初期的“混乱成本”

  民警遇到的另一问题是,综合执法后,“精力和时间有限,不可能做到又专又精”

  大庆改革从开始到现在,最大阻力来源于人事。“改革就是利益结构的调整。”曹力伟说。

  中国人民公安大学教授王大伟认为,任何一个改革,最后的难点,就是机构和人事。

  大庆市的一名交警称,有相当一部分交警不愿并到分局。“最简单的,以前我们一年发六七套制服,但普通警察只有4套。以往有些罚没款会返回到支队。现在并了,不知道怎么做。就像一袋米,以前是50个人吃,现在100人来吃。”

  在2005年改革之初,70个派出所长全部退下,有的成为基层民警。一些反对者往各分局办公室塞纸条:“曹力伟的改革注定失败,大家不要为他卖命。”

  曹力伟说,当机制运行起来,那些人的看法也逐渐改变。“因为这是公平的机制,普通民警得到的机会更多。老领导如果想要证明自己行,必须跟年轻人比一比。谁好谁坏一比就出来。他也没话好说。”

  改革也付出了成本。一名民警说,“改革之初显得很混乱”。

  据一名市民说,有一次他在街边看到斗殴,报了警,“分局警察打到我手机几次问情况。不到10分钟路程的案发地点,他们竟然弄不清楚。”

  上述警察说,混乱的情况,大概持续了一年,“才慢慢适应过来”。

  二次改革,混乱也不时出现。有一次,一个民警出警车祸现场,没几分钟就回了。队长问怎么回事,民警说不知道怎么处理交通事故。队长只能又派懂的人去。

  从警14年的刘洪亮是刑警,他现在要负责禁毒、经侦、刑侦案件。如果经侦案件涉及查账,查税,得临时学习。办案成本就高了。

  民警们遇到的另一个问题是,综合执法后,“精力和时间有限,不可能做到又专又精。”对此,大庆公安称,“市局加强专业素养,以弥补分局专业水平的不足。一些大案要案由市局来办。”

  曹力伟认为,这种混乱经过一段时间会消除。

  撤派出所“符合规定”

  派出所取消后,有市民感觉办户籍证明等不再便利,期待“加强服务性”

  大庆取消派出所的做法,到现在仍有争议。

  11月14日,萨尔图区新村8区一市民说,他所居住的地方离萨尔图分局十多公里,离东安分局不到150米,但办户籍证明之类的事,只能跑去萨尔图分局办。他说,以前派出所就在边上,很方便。

  对于取消派出所,曹力伟认为其实也带来了方便。他举例说,改革后,只要不跨分局就不用办理户口迁移。全市每年有近10万人省去了户口迁移的麻烦。

  曹力伟认为,在社会封闭、交通和通讯不发达的情况下,通过高密度设置派出所,能有效缩短物理距离,有利群众报警求助和各类案(事)件及时处置。但现在交通和通讯发达,群众可及时向110报案,公安机关也有现代交通工具快速出警。派出所方便群众的作用已不明显。还造成警力分散、民警负担重、警务运行成本高等问题。

  曹力伟说,派出所本身不具备相应审批、诉讼、裁决等权力,很难成为集打击、防范、管理、服务等多种职能于一体的综合性战斗体。“因此,在改革中,我们撤销了派出所,保留了分局。”

  “这符合国务院颁布实施的《公安机关组织管理条例》。”曹力伟说,根据条例,地市级公安机关根据需要设置公安分局,但并没规定分局以下再设派出所。“老百姓不在乎你是分局还是派出所,只要带来实实在在的便利就行。分局设置,实际是做大做强派出所。”

  11月14日,大庆市民苏宝山说,这些年,感觉小区治安得到了改善。市民王先生说,现在看到警察的时候多了,心里踏实了些,但有些工作还可以改进。他说,例如是否能各分局联网,市民可找就近分局办户籍等。“无论怎么改,还是要加强服务性,以人为本才好。”

  效果待第三方检验

  一名专家认为,大量警力上街未必能带来更好治安效果,他认为改革需要第三方科学评估

  据了解,黑龙江省公安厅党委书记孙永波几次到大庆调研,并在大庆召开全省公安局长会议,明确提出全省公安学大庆。

  据曹力伟讲,中央政法委书记周永康、公安部长孟建柱亦对大庆模式表示了认可。“河南省的新乡市就多次来调研,如今也走出了改革的一步。政府机构扁平化是大势所趋。”

  “大庆模式属于内部挖潜,不要钱,不要人。代价很小。”曹力伟说。

  王大伟教授认为,警务改革要取得成功,要达到三个满意,“人民满意,民警满意,领导满意”,缺一不可。

  他说改革的初衷值得肯定,但效果还需时间检验。

  在大庆公安提供的材料里,有一长串改革成果:2009年共立八类主要案件963起,比改革前减少69%;命案59起,比改革前减少63%;2009年破案15505起,比改革前提高41%……“大庆市公安局在省内评比中连续五年排名第一”。

  不过,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公安学专家对此也提出了质疑。他分析说,大量警力下沉一线,真正效果会如何?美国警方有个著名的“堪萨斯实验”,将城市分成三个区,巡逻车数量分别是0、5、15。观察一年后,治安效果并不像预想的第三区最好,而是一样的。那么,大量警车上街,警力使用是否有浪费?另外,取消派出所的做法是否合理?毕竟它贴近群众。

  这名专家认为,警察学是一门科学,不能拍脑袋就做决定。警务改革需要一个独立的第三方机构,来做出科学评估,才能确定是否有效。

  □本报记者 陈宁一 黑龙江报道

1 2 上一页 下一页


死皮赖不上脸

7级

Rank: 7Rank: 7Rank: 7

主题
126
回帖
1421
时空币
1291 SKB
时空金币
0 SKG
威望值
3 点
时空年龄
160 岁
最后登录
2015-06-06

去签到

已有 41 个用户关注TA

2010-11-16 10:11 |点赞(0)
大庆警务改革撤派出所设分局 新增干部563人
2010年11月16日02:19新京报我要评论(19) 字号:T|T



  大庆街头,着普通警服而非交警服装的民警在查酒驾。11月2日起,大庆不再单设交警。



撤销全部派出所后,大庆城市公安分局增加到20个。大庆市公安局 供图

  终结“化缘”时代?

  “大盖帽进院,不是要油就是要钱。”一名分局长介绍,以前派出所靠“化缘”解决经费问题

  实施改革前,新上任的大庆市公安局长曹力伟到基层派出所调研。

  2004年6月,在一个派出所,他指着桌上两盘水果问所长,“招待费用是否能有保障?”所长说水果是赊账来的,整个派出所运转,就靠治安罚款和辖区企业赞助。

  接下来的一个月,曹力伟在全市派出所调研。发现红岗区、大同区的派出所公用经费全部为零。市区70个派出所中,只有开发区的4个经费有保障。

  曹力伟发现,经费分配上,明显存在上优下劣的问题。分局由区财政划拨经费,首先留足了自己的经费,到派出所,已所剩无几。

  萨尔图分局长宋柏峰说,那时候基层派出所领导甚至分局领导,主要精力都是“化缘”筹款。“没汽油了,厚着脸皮到加油站,给点油吧?没招待费了,暗示企业给点吧。”他说当时流传一句说法:“大盖帽进院,不是要油就是要钱。”

  改革后,公安分局在市财政设独立账户。另一方面,市公安局则可在全局性重点建设项目和重大活动上统一集中支付。此外,各个区里有奖励性措施。

  一些民警感觉,“改革后,各项经费确实得到了保障。比如多年没发的房屋补贴,一次性发了10多万。虽然是按照1991年的标准。但总比不发好啊。”

  此外,曹力伟介绍,“2005年与2004年相比,通过合并机构、缩减办公场所,节约成本2310万元。”

  “改革后,我们也从区政府一些不必要的出警任务中解放出来。毕竟不再受制于财力。”宋柏峰说,以前分局要跟区领导搞好关系,不归公安管的,例如计划生育,抢尸体(不准土葬),也要出警。“政府开口了,敢不做?财政还要靠他们给呢。经常扣一部分,看你表现决定给或不给。”

  曹力伟说,改革后,也曾有区长表达不满,觉得公安分局不再“听话”了,“分局由市里直管,区里管不着了”。

  初期的“混乱成本”

  民警遇到的另一问题是,综合执法后,“精力和时间有限,不可能做到又专又精”

  大庆改革从开始到现在,最大阻力来源于人事。“改革就是利益结构的调整。”曹力伟说。

  中国人民公安大学教授王大伟认为,任何一个改革,最后的难点,就是机构和人事。

  大庆市的一名交警称,有相当一部分交警不愿并到分局。“最简单的,以前我们一年发六七套制服,但普通警察只有4套。以往有些罚没款会返回到支队。现在并了,不知道怎么做。就像一袋米,以前是50个人吃,现在100人来吃。”

  在2005年改革之初,70个派出所长全部退下,有的成为基层民警。一些反对者往各分局办公室塞纸条:“曹力伟的改革注定失败,大家不要为他卖命。”

  曹力伟说,当机制运行起来,那些人的看法也逐渐改变。“因为这是公平的机制,普通民警得到的机会更多。老领导如果想要证明自己行,必须跟年轻人比一比。谁好谁坏一比就出来。他也没话好说。”

  改革也付出了成本。一名民警说,“改革之初显得很混乱”。

  据一名市民说,有一次他在街边看到斗殴,报了警,“分局警察打到我手机几次问情况。不到10分钟路程的案发地点,他们竟然弄不清楚。”

  上述警察说,混乱的情况,大概持续了一年,“才慢慢适应过来”。

  二次改革,混乱也不时出现。有一次,一个民警出警车祸现场,没几分钟就回了。队长问怎么回事,民警说不知道怎么处理交通事故。队长只能又派懂的人去。

  从警14年的刘洪亮是刑警,他现在要负责禁毒、经侦、刑侦案件。如果经侦案件涉及查账,查税,得临时学习。办案成本就高了。

  民警们遇到的另一个问题是,综合执法后,“精力和时间有限,不可能做到又专又精。”对此,大庆公安称,“市局加强专业素养,以弥补分局专业水平的不足。一些大案要案由市局来办。”

  曹力伟认为,这种混乱经过一段时间会消除。

  撤派出所“符合规定”

  派出所取消后,有市民感觉办户籍证明等不再便利,期待“加强服务性”

  大庆取消派出所的做法,到现在仍有争议。

  11月14日,萨尔图区新村8区一市民说,他所居住的地方离萨尔图分局十多公里,离东安分局不到150米,但办户籍证明之类的事,只能跑去萨尔图分局办。他说,以前派出所就在边上,很方便。

  对于取消派出所,曹力伟认为其实也带来了方便。他举例说,改革后,只要不跨分局就不用办理户口迁移。全市每年有近10万人省去了户口迁移的麻烦。

  曹力伟认为,在社会封闭、交通和通讯不发达的情况下,通过高密度设置派出所,能有效缩短物理距离,有利群众报警求助和各类案(事)件及时处置。但现在交通和通讯发达,群众可及时向110报案,公安机关也有现代交通工具快速出警。派出所方便群众的作用已不明显。还造成警力分散、民警负担重、警务运行成本高等问题。

  曹力伟说,派出所本身不具备相应审批、诉讼、裁决等权力,很难成为集打击、防范、管理、服务等多种职能于一体的综合性战斗体。“因此,在改革中,我们撤销了派出所,保留了分局。”

  “这符合国务院颁布实施的《公安机关组织管理条例》。”曹力伟说,根据条例,地市级公安机关根据需要设置公安分局,但并没规定分局以下再设派出所。“老百姓不在乎你是分局还是派出所,只要带来实实在在的便利就行。分局设置,实际是做大做强派出所。”

  11月14日,大庆市民苏宝山说,这些年,感觉小区治安得到了改善。市民王先生说,现在看到警察的时候多了,心里踏实了些,但有些工作还可以改进。他说,例如是否能各分局联网,市民可找就近分局办户籍等。“无论怎么改,还是要加强服务性,以人为本才好。”

  效果待第三方检验

  一名专家认为,大量警力上街未必能带来更好治安效果,他认为改革需要第三方科学评估

  据了解,黑龙江省公安厅党委书记孙永波几次到大庆调研,并在大庆召开全省公安局长会议,明确提出全省公安学大庆。

  据曹力伟讲,中央政法委书记周永康、公安部长孟建柱亦对大庆模式表示了认可。“河南省的新乡市就多次来调研,如今也走出了改革的一步。政府机构扁平化是大势所趋。”

  “大庆模式属于内部挖潜,不要钱,不要人。代价很小。”曹力伟说。

  王大伟教授认为,警务改革要取得成功,要达到三个满意,“人民满意,民警满意,领导满意”,缺一不可。

  他说改革的初衷值得肯定,但效果还需时间检验。

  在大庆公安提供的材料里,有一长串改革成果:2009年共立八类主要案件963起,比改革前减少69%;命案59起,比改革前减少63%;2009年破案15505起,比改革前提高41%……“大庆市公安局在省内评比中连续五年排名第一”。

  不过,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公安学专家对此也提出了质疑。他分析说,大量警力下沉一线,真正效果会如何?美国警方有个著名的“堪萨斯实验”,将城市分成三个区,巡逻车数量分别是0、5、15。观察一年后,治安效果并不像预想的第三区最好,而是一样的。那么,大量警车上街,警力使用是否有浪费?另外,取消派出所的做法是否合理?毕竟它贴近群众。

  这名专家认为,警察学是一门科学,不能拍脑袋就做决定。警务改革需要一个独立的第三方机构,来做出科学评估,才能确定是否有效。

  □本报记者 陈宁一 黑龙江报道

1 2 上一页 下一页


死皮赖不上脸

7级

Rank: 7Rank: 7Rank: 7

主题
126
回帖
1421
时空币
1291 SKB
时空金币
0 SKG
威望值
3 点
时空年龄
160 岁
最后登录
2015-06-06

去签到

已有 41 个用户关注TA

2010-11-16 10:11 |点赞(0)
大庆警务改革撤派出所设分局 新增干部563人
2010年11月16日02:19新京报我要评论(19) 字号:T|T



  大庆街头,着普通警服而非交警服装的民警在查酒驾。11月2日起,大庆不再单设交警。



撤销全部派出所后,大庆城市公安分局增加到20个。大庆市公安局 供图

  终结“化缘”时代?

  “大盖帽进院,不是要油就是要钱。”一名分局长介绍,以前派出所靠“化缘”解决经费问题

  实施改革前,新上任的大庆市公安局长曹力伟到基层派出所调研。

  2004年6月,在一个派出所,他指着桌上两盘水果问所长,“招待费用是否能有保障?”所长说水果是赊账来的,整个派出所运转,就靠治安罚款和辖区企业赞助。

  接下来的一个月,曹力伟在全市派出所调研。发现红岗区、大同区的派出所公用经费全部为零。市区70个派出所中,只有开发区的4个经费有保障。

  曹力伟发现,经费分配上,明显存在上优下劣的问题。分局由区财政划拨经费,首先留足了自己的经费,到派出所,已所剩无几。

  萨尔图分局长宋柏峰说,那时候基层派出所领导甚至分局领导,主要精力都是“化缘”筹款。“没汽油了,厚着脸皮到加油站,给点油吧?没招待费了,暗示企业给点吧。”他说当时流传一句说法:“大盖帽进院,不是要油就是要钱。”

  改革后,公安分局在市财政设独立账户。另一方面,市公安局则可在全局性重点建设项目和重大活动上统一集中支付。此外,各个区里有奖励性措施。

  一些民警感觉,“改革后,各项经费确实得到了保障。比如多年没发的房屋补贴,一次性发了10多万。虽然是按照1991年的标准。但总比不发好啊。”

  此外,曹力伟介绍,“2005年与2004年相比,通过合并机构、缩减办公场所,节约成本2310万元。”

  “改革后,我们也从区政府一些不必要的出警任务中解放出来。毕竟不再受制于财力。”宋柏峰说,以前分局要跟区领导搞好关系,不归公安管的,例如计划生育,抢尸体(不准土葬),也要出警。“政府开口了,敢不做?财政还要靠他们给呢。经常扣一部分,看你表现决定给或不给。”

  曹力伟说,改革后,也曾有区长表达不满,觉得公安分局不再“听话”了,“分局由市里直管,区里管不着了”。

  初期的“混乱成本”

  民警遇到的另一问题是,综合执法后,“精力和时间有限,不可能做到又专又精”

  大庆改革从开始到现在,最大阻力来源于人事。“改革就是利益结构的调整。”曹力伟说。

  中国人民公安大学教授王大伟认为,任何一个改革,最后的难点,就是机构和人事。

  大庆市的一名交警称,有相当一部分交警不愿并到分局。“最简单的,以前我们一年发六七套制服,但普通警察只有4套。以往有些罚没款会返回到支队。现在并了,不知道怎么做。就像一袋米,以前是50个人吃,现在100人来吃。”

  在2005年改革之初,70个派出所长全部退下,有的成为基层民警。一些反对者往各分局办公室塞纸条:“曹力伟的改革注定失败,大家不要为他卖命。”

  曹力伟说,当机制运行起来,那些人的看法也逐渐改变。“因为这是公平的机制,普通民警得到的机会更多。老领导如果想要证明自己行,必须跟年轻人比一比。谁好谁坏一比就出来。他也没话好说。”

  改革也付出了成本。一名民警说,“改革之初显得很混乱”。

  据一名市民说,有一次他在街边看到斗殴,报了警,“分局警察打到我手机几次问情况。不到10分钟路程的案发地点,他们竟然弄不清楚。”

  上述警察说,混乱的情况,大概持续了一年,“才慢慢适应过来”。

  二次改革,混乱也不时出现。有一次,一个民警出警车祸现场,没几分钟就回了。队长问怎么回事,民警说不知道怎么处理交通事故。队长只能又派懂的人去。

  从警14年的刘洪亮是刑警,他现在要负责禁毒、经侦、刑侦案件。如果经侦案件涉及查账,查税,得临时学习。办案成本就高了。

  民警们遇到的另一个问题是,综合执法后,“精力和时间有限,不可能做到又专又精。”对此,大庆公安称,“市局加强专业素养,以弥补分局专业水平的不足。一些大案要案由市局来办。”

  曹力伟认为,这种混乱经过一段时间会消除。

  撤派出所“符合规定”

  派出所取消后,有市民感觉办户籍证明等不再便利,期待“加强服务性”

  大庆取消派出所的做法,到现在仍有争议。

  11月14日,萨尔图区新村8区一市民说,他所居住的地方离萨尔图分局十多公里,离东安分局不到150米,但办户籍证明之类的事,只能跑去萨尔图分局办。他说,以前派出所就在边上,很方便。

  对于取消派出所,曹力伟认为其实也带来了方便。他举例说,改革后,只要不跨分局就不用办理户口迁移。全市每年有近10万人省去了户口迁移的麻烦。

  曹力伟认为,在社会封闭、交通和通讯不发达的情况下,通过高密度设置派出所,能有效缩短物理距离,有利群众报警求助和各类案(事)件及时处置。但现在交通和通讯发达,群众可及时向110报案,公安机关也有现代交通工具快速出警。派出所方便群众的作用已不明显。还造成警力分散、民警负担重、警务运行成本高等问题。

  曹力伟说,派出所本身不具备相应审批、诉讼、裁决等权力,很难成为集打击、防范、管理、服务等多种职能于一体的综合性战斗体。“因此,在改革中,我们撤销了派出所,保留了分局。”

  “这符合国务院颁布实施的《公安机关组织管理条例》。”曹力伟说,根据条例,地市级公安机关根据需要设置公安分局,但并没规定分局以下再设派出所。“老百姓不在乎你是分局还是派出所,只要带来实实在在的便利就行。分局设置,实际是做大做强派出所。”

  11月14日,大庆市民苏宝山说,这些年,感觉小区治安得到了改善。市民王先生说,现在看到警察的时候多了,心里踏实了些,但有些工作还可以改进。他说,例如是否能各分局联网,市民可找就近分局办户籍等。“无论怎么改,还是要加强服务性,以人为本才好。”

  效果待第三方检验

  一名专家认为,大量警力上街未必能带来更好治安效果,他认为改革需要第三方科学评估

  据了解,黑龙江省公安厅党委书记孙永波几次到大庆调研,并在大庆召开全省公安局长会议,明确提出全省公安学大庆。

  据曹力伟讲,中央政法委书记周永康、公安部长孟建柱亦对大庆模式表示了认可。“河南省的新乡市就多次来调研,如今也走出了改革的一步。政府机构扁平化是大势所趋。”

  “大庆模式属于内部挖潜,不要钱,不要人。代价很小。”曹力伟说。

  王大伟教授认为,警务改革要取得成功,要达到三个满意,“人民满意,民警满意,领导满意”,缺一不可。

  他说改革的初衷值得肯定,但效果还需时间检验。

  在大庆公安提供的材料里,有一长串改革成果:2009年共立八类主要案件963起,比改革前减少69%;命案59起,比改革前减少63%;2009年破案15505起,比改革前提高41%……“大庆市公安局在省内评比中连续五年排名第一”。

  不过,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公安学专家对此也提出了质疑。他分析说,大量警力下沉一线,真正效果会如何?美国警方有个著名的“堪萨斯实验”,将城市分成三个区,巡逻车数量分别是0、5、15。观察一年后,治安效果并不像预想的第三区最好,而是一样的。那么,大量警车上街,警力使用是否有浪费?另外,取消派出所的做法是否合理?毕竟它贴近群众。

  这名专家认为,警察学是一门科学,不能拍脑袋就做决定。警务改革需要一个独立的第三方机构,来做出科学评估,才能确定是否有效。

  □本报记者 陈宁一 黑龙江报道

1 2 上一页 下一页


死皮赖不上脸

7级

Rank: 7Rank: 7Rank: 7

主题
126
回帖
1421
时空币
1291 SKB
时空金币
0 SKG
威望值
3 点
时空年龄
160 岁
最后登录
2015-06-06

去签到

已有 41 个用户关注TA

2010-11-16 10:11 |点赞(0)
大庆警务改革撤派出所设分局 新增干部563人
2010年11月16日02:19新京报我要评论(19) 字号:T|T



  大庆街头,着普通警服而非交警服装的民警在查酒驾。11月2日起,大庆不再单设交警。



撤销全部派出所后,大庆城市公安分局增加到20个。大庆市公安局 供图

  终结“化缘”时代?

  “大盖帽进院,不是要油就是要钱。”一名分局长介绍,以前派出所靠“化缘”解决经费问题

  实施改革前,新上任的大庆市公安局长曹力伟到基层派出所调研。

  2004年6月,在一个派出所,他指着桌上两盘水果问所长,“招待费用是否能有保障?”所长说水果是赊账来的,整个派出所运转,就靠治安罚款和辖区企业赞助。

  接下来的一个月,曹力伟在全市派出所调研。发现红岗区、大同区的派出所公用经费全部为零。市区70个派出所中,只有开发区的4个经费有保障。

  曹力伟发现,经费分配上,明显存在上优下劣的问题。分局由区财政划拨经费,首先留足了自己的经费,到派出所,已所剩无几。

  萨尔图分局长宋柏峰说,那时候基层派出所领导甚至分局领导,主要精力都是“化缘”筹款。“没汽油了,厚着脸皮到加油站,给点油吧?没招待费了,暗示企业给点吧。”他说当时流传一句说法:“大盖帽进院,不是要油就是要钱。”

  改革后,公安分局在市财政设独立账户。另一方面,市公安局则可在全局性重点建设项目和重大活动上统一集中支付。此外,各个区里有奖励性措施。

  一些民警感觉,“改革后,各项经费确实得到了保障。比如多年没发的房屋补贴,一次性发了10多万。虽然是按照1991年的标准。但总比不发好啊。”

  此外,曹力伟介绍,“2005年与2004年相比,通过合并机构、缩减办公场所,节约成本2310万元。”

  “改革后,我们也从区政府一些不必要的出警任务中解放出来。毕竟不再受制于财力。”宋柏峰说,以前分局要跟区领导搞好关系,不归公安管的,例如计划生育,抢尸体(不准土葬),也要出警。“政府开口了,敢不做?财政还要靠他们给呢。经常扣一部分,看你表现决定给或不给。”

  曹力伟说,改革后,也曾有区长表达不满,觉得公安分局不再“听话”了,“分局由市里直管,区里管不着了”。

  初期的“混乱成本”

  民警遇到的另一问题是,综合执法后,“精力和时间有限,不可能做到又专又精”

  大庆改革从开始到现在,最大阻力来源于人事。“改革就是利益结构的调整。”曹力伟说。

  中国人民公安大学教授王大伟认为,任何一个改革,最后的难点,就是机构和人事。

  大庆市的一名交警称,有相当一部分交警不愿并到分局。“最简单的,以前我们一年发六七套制服,但普通警察只有4套。以往有些罚没款会返回到支队。现在并了,不知道怎么做。就像一袋米,以前是50个人吃,现在100人来吃。”

  在2005年改革之初,70个派出所长全部退下,有的成为基层民警。一些反对者往各分局办公室塞纸条:“曹力伟的改革注定失败,大家不要为他卖命。”

  曹力伟说,当机制运行起来,那些人的看法也逐渐改变。“因为这是公平的机制,普通民警得到的机会更多。老领导如果想要证明自己行,必须跟年轻人比一比。谁好谁坏一比就出来。他也没话好说。”

  改革也付出了成本。一名民警说,“改革之初显得很混乱”。

  据一名市民说,有一次他在街边看到斗殴,报了警,“分局警察打到我手机几次问情况。不到10分钟路程的案发地点,他们竟然弄不清楚。”

  上述警察说,混乱的情况,大概持续了一年,“才慢慢适应过来”。

  二次改革,混乱也不时出现。有一次,一个民警出警车祸现场,没几分钟就回了。队长问怎么回事,民警说不知道怎么处理交通事故。队长只能又派懂的人去。

  从警14年的刘洪亮是刑警,他现在要负责禁毒、经侦、刑侦案件。如果经侦案件涉及查账,查税,得临时学习。办案成本就高了。

  民警们遇到的另一个问题是,综合执法后,“精力和时间有限,不可能做到又专又精。”对此,大庆公安称,“市局加强专业素养,以弥补分局专业水平的不足。一些大案要案由市局来办。”

  曹力伟认为,这种混乱经过一段时间会消除。

  撤派出所“符合规定”

  派出所取消后,有市民感觉办户籍证明等不再便利,期待“加强服务性”

  大庆取消派出所的做法,到现在仍有争议。

  11月14日,萨尔图区新村8区一市民说,他所居住的地方离萨尔图分局十多公里,离东安分局不到150米,但办户籍证明之类的事,只能跑去萨尔图分局办。他说,以前派出所就在边上,很方便。

  对于取消派出所,曹力伟认为其实也带来了方便。他举例说,改革后,只要不跨分局就不用办理户口迁移。全市每年有近10万人省去了户口迁移的麻烦。

  曹力伟认为,在社会封闭、交通和通讯不发达的情况下,通过高密度设置派出所,能有效缩短物理距离,有利群众报警求助和各类案(事)件及时处置。但现在交通和通讯发达,群众可及时向110报案,公安机关也有现代交通工具快速出警。派出所方便群众的作用已不明显。还造成警力分散、民警负担重、警务运行成本高等问题。

  曹力伟说,派出所本身不具备相应审批、诉讼、裁决等权力,很难成为集打击、防范、管理、服务等多种职能于一体的综合性战斗体。“因此,在改革中,我们撤销了派出所,保留了分局。”

  “这符合国务院颁布实施的《公安机关组织管理条例》。”曹力伟说,根据条例,地市级公安机关根据需要设置公安分局,但并没规定分局以下再设派出所。“老百姓不在乎你是分局还是派出所,只要带来实实在在的便利就行。分局设置,实际是做大做强派出所。”

  11月14日,大庆市民苏宝山说,这些年,感觉小区治安得到了改善。市民王先生说,现在看到警察的时候多了,心里踏实了些,但有些工作还可以改进。他说,例如是否能各分局联网,市民可找就近分局办户籍等。“无论怎么改,还是要加强服务性,以人为本才好。”

  效果待第三方检验

  一名专家认为,大量警力上街未必能带来更好治安效果,他认为改革需要第三方科学评估

  据了解,黑龙江省公安厅党委书记孙永波几次到大庆调研,并在大庆召开全省公安局长会议,明确提出全省公安学大庆。

  据曹力伟讲,中央政法委书记周永康、公安部长孟建柱亦对大庆模式表示了认可。“河南省的新乡市就多次来调研,如今也走出了改革的一步。政府机构扁平化是大势所趋。”

  “大庆模式属于内部挖潜,不要钱,不要人。代价很小。”曹力伟说。

  王大伟教授认为,警务改革要取得成功,要达到三个满意,“人民满意,民警满意,领导满意”,缺一不可。

  他说改革的初衷值得肯定,但效果还需时间检验。

  在大庆公安提供的材料里,有一长串改革成果:2009年共立八类主要案件963起,比改革前减少69%;命案59起,比改革前减少63%;2009年破案15505起,比改革前提高41%……“大庆市公安局在省内评比中连续五年排名第一”。

  不过,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公安学专家对此也提出了质疑。他分析说,大量警力下沉一线,真正效果会如何?美国警方有个著名的“堪萨斯实验”,将城市分成三个区,巡逻车数量分别是0、5、15。观察一年后,治安效果并不像预想的第三区最好,而是一样的。那么,大量警车上街,警力使用是否有浪费?另外,取消派出所的做法是否合理?毕竟它贴近群众。

  这名专家认为,警察学是一门科学,不能拍脑袋就做决定。警务改革需要一个独立的第三方机构,来做出科学评估,才能确定是否有效。

  □本报记者 陈宁一 黑龙江报道

1 2 上一页 下一页


死皮赖不上脸
关闭

时空热点

扫黑除恶丨黑恶势力零容忍!南宁警方征集黑恶势力违法犯罪案件线索通告
南宁警方坚持“打早打小、露头就打”,以零容忍的态度重拳出击,始终对黑恶势力犯罪保持高压态势,让犯罪分子无处可逃!今年,南宁警方也将继续整治安惩黑恶,并且打击10类黑恶势力性质违法犯罪活动毫不手软!为打赢扫黑除恶专项斗争这场攻坚仗,南宁警方向广大人民群众征集黑恶势力违法犯罪案件线索。

查看 »

警警
营销中心 | 广告服务 | 关于时空社区 | 隐私权条款 | 版权条款 | 时空总章程 | 网站地图 | 友情链接 | 诚聘英才 | 小黑屋
市场业务合作:15677103398  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         论坛贴子受理: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    交易版块业务: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时空网法律顾问:广西合运律师事务所     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:0771-5538399
广西三森时空科技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 ©1999-2019   经营许可证编号:桂B2-20010010
察察
  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