用户名:  找回密码  注册
  密  码:  
  当前位置: 3C家电频道 行业快讯 手机通讯 正文
从腕表中寻觅经典:联想智能手机K900的设计哲学
2013-5-2 09:07   

  1973年4月3日,在纽约曼哈顿的第六大道上,美国工程师马丁·库帕,用一块重达1.1公斤,厚达8厘米的“砖头”,激动地打给了贝尔实验室的竞争对手,完成了人类历史上第一次手机通话。40年后的今天,这个曾经造价100万美元的大块头,已经躺在了科技博物馆里供人们瞻仰,而它的“后裔”们,则成为这个星球上85%人口的必需品,甚至成为年轻人消费文化的一个符号。

 

  从单纯的功能,延伸到生活、文化,相似的发展轨迹,也可以在人们所熟悉的计时工具——腕表上找到。1904年,法国珠宝商人卡地亚,为他的飞行员朋友设计了一款用皮带绑在手腕上的怀表,以帮助他在驾驶飞机时更快地了解时间,这就是现代腕表的鼻祖。历经一个世纪的演进,今天的腕表早已不再仅是一件计时工具,更多的时候,它更像一件首饰,诉说着设计师对品牌的感悟,也寄托了腕表主人的型格品位。

 

  “经典的艺术设计能历经时代的考验而经久不衰,精工细作才能实现对质量的顶级追求,真正的创新要比一时的潮流更能抗拒时间的磨砺。”联想集团首席设计师姚映佳如此解释他眼中的腕表哲学。他坦言,对于像联想这样的年轻高科技公司来说,要推出一款智能手机的经典之作,很自然地想到从“腕表”这个以设计和工艺为傲的领域汲取灵感,这也是联想设计师长期跟踪研究的经典设计行业之一。

 

  一只顶级腕表由超过两百个零件组成,九成以上需要手工打造,一位资深的制表师一年也只能做出三块,而在现代工业流水线上,一部手机的诞生只需要一个小时。相比融入设计师和钟表工匠大量心血的腕表,要想在手机这个工业产品上实现突破,绝非易事。

 

  经过长期的设计研讨、材料比对和工艺改进,联想的设计师们终于将经典考究的顶级钟表工艺融入智能手机K900。联想首次将精钢这种贵重金属用于手机外观,亦如40年前精钢首次出现在顶级腕表中,是手机发展史上的一次大胆尝试。以如同打造黄金般材质的用心,制作出精钢外观的旗舰手机,形成独一无二的风格:外表硬朗,做工精致,形神不羁。

 

 

  外表硬朗

  稳固坚毅的精钢拉丝条纹背板

 

  沿袭腕表的经典设计灵魂,当人们第一眼看到K900时都感到似曾相识,这首先源于它与腕表拥有一致的选材。

 

  在顶级腕表的历史中,精钢一直代表着一种独树一帜的品牌风格。20世纪70年代,钟表王国瑞士的机械钟表业,受到日本石英机芯的冲击,就在巴塞尔钟表展开幕的前夕,一位瑞士设计师决定从材质上做出大胆的革新,设计一款“前所未有的精钢腕表”,来应对这种廉价的电子风波。随后,第一款以全精钢外壳制成的防水运动表,成为了不朽的表坛瑰宝,并对后世的钟表设计风格产生了深远的影响。

 

  K900背板就选用了与高级腕表相同的精钢材质,硬度、韧性和质感均堪称卓越,为整机提供了极其坚固的保护,就像儿时父亲常年佩戴在手腕的那块机械钢表,历经岁月的磨砺,却依然光彩如新,走时精准。

 

  K900的精钢虽取材相同,但在淬炼工艺和设计上却极为独特,从而既确保硬度、韧性和质感,又丝毫不影响信号的传递。金属背板经过拉丝工艺打磨,在表面刻画出如丝的细腻纹理,这让背板获得了更抢眼的金属质感,又不易沾染指纹。此外,金属表面经过了多层的纳米级真空镀膜处理,消除了金属的钝涩颗粒,创造出如丝绸般顺滑的手感。

 

 

  充满力量的大倒角设计

 

  倒角在腕表的加工中占据不可或缺的地位,直接决定了腕表的品质。倒角不仅可以去除金属毛刺,也是机械中零件装配、减小受力的工业要求。制表工艺最高级别的规范“日内瓦印记(Geneva Seal)”规定了机芯每部分的制作标准,其中严格要求将机芯零件中所有的锐角和直角打磨成钝角。这种手工打磨的规则,赋予了腕表高贵的价值。

 

  K900沿袭了“经典表做给上帝欣赏”的执着,大胆引入了大倒角的设计,在上下边缘处,把原本垂直的棱角切割成8度斜面。沿着交界的边缘看去,其内角度在两个斜面交界处呈现出单一的几何线条,外角度则轮廓鲜明,为原本硬朗的直角直边设计延展了空间,增加了一份打破框架的力量感。倒角设计的运用,还提高了光线的反射,使边缘处焕发出明暗交错的光泽,也带来更纤薄的视觉美感。

 

  做工精致

  极致纤薄的机身

 

  精准时间的严谨态度使得腕表在工艺上总是精益求精。在半个多世纪之前,钟表厂商就开始不惜成本,执着于研发世间最薄的机芯。伯爵表(Piaget)曾耗资300万瑞朗历经数年研发出一款机芯,快面世时却发现已有品牌超越自己,只能屈居第二。这种情况下,他们的选择竟是销毁所有模具从头再来,最终凭借无人能出其右的超薄机芯工艺荣登吉尼斯纪录。

 

  在K900研发过程中,联想设计师对这种极简主义美学的偏执追求,与钟表师如出一辙。K900背面采用一枚1300万像素、光圈达F1.8的摄像头,这一空前的强大配置反而成为了完美设计的一道阻碍。“同样像素级别的摄像头在原来的技术下是会从机身上凸起的,经过多少日夜的研发改进,才生生将它打造成现在的样子,平滑如镜,浑然一体。”姚映佳感叹到。从正面看K900,5.5英寸的巨大屏幕给人带来了前所未有的视觉冲击,而它侧面同样惊艳:6.90mm的超薄机身颇具超现代的科幻意味。用户可以将它舒服地放在各种贴身口袋中,携带更为自由。薄如蝉翼的轻盈,纤巧极简的优雅,塑造出K900时尚的高贵姿态。

 

 

  内敛奢华的太阳纹工艺

 

  太阳纹的图案最早出现在古人类的石刻上,体现了母系氏族社会对人类天道的崇拜:日月经天、星回斗移,太阳带来光明和温暖,带来生命和繁衍。时间是对生命的丈量,因而许多腕表机芯中也常见太阳纹的装饰性打磨。虽然打磨工艺对走时精准度不会有太大贡献,却赋予了一款表极大的艺术价值。K900在细节处采用这种磨纹技艺,传承了腕表内敛奢华的艺术气质。

 

  电源键是智能手机中为数不多的物理按键,这往往也是细节设计中一个容易忽略的地方。在电源键、摄像头外圈金属等细微之处,K900匠心独运地采用了腕表表盘及机芯中的太阳缎面打磨工艺,细腻的放射状花纹紧密交迭,绕中心一圈圈散开。随着光线角度的变化,纹理光晕会随之改变,让机身在极强的整体感中融入了一丝灵动。

 

 

  形神不羁

  跳脱常规的雪花形铆钉

 

  铆钉是当下时尚界最流行的元素之一,伴随着朋克摇滚的流行而风靡世界,摇滚乐者用铆钉来表达自己的鲜明态度,这也让铆钉成为了个性不羁的雅皮风格的象征符号。

 

  一颗优质钟表铆钉的诞生,要经过设计、成型、雕刻、打磨、电镀等二十多道工序,外露的设计则是为了增加手表的机械美感,为手表赋予阳刚之气,因而许多独特形状的铆钉就成为了表款品牌风格的“点睛之笔”。

 

  受此启发,K900将功能性与时尚装饰效果结合,把紧固零件演化为造型的元素,为K900冷峻硬朗的外观中注入了一丝不羁的神采。K900的背面四角镶嵌着六角型的铆钉,硬朗中透出精致;亮丽的雪花形凹凸设计,用罕见的爪型改锥才能铆紧;铆钉表面也进行了太阳纹的打磨,为手机的四角增添了雪花冰晶般的光泽。K900采用了部件外露的革命性设计,一反以往手机将紧固零件隐藏起来的不成文风潮,使之增添了金属机械的美感。

 

 

  如今,当手机这种电子消费产品与人们的生活形影不离,成为消费文化的元素时,它也必将逐渐超脱性能上的追求,而更加强调设计。在姚映佳和他的设计团队看来,设计一款手机产品,更像是艺术品的创作,而不是冷冰冰的工业产品制造。没有任何清规戒律可以阻止他们追随自己的心意,创作一件美好的作品。只要这件作品具有美感,它就会与人们走得更亲密。这些作品都要表达人的情感,如同K900所表现的形神不羁。

 

  “艺术之源,在于内在的真,你的形,你的色,都要传达感情。”罗丹如是说。



最新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