搜索
社区导航 城市生活 南宁生活 米粉西施——《粉饰生涯》c-01
主题: [生活杂谈] 米粉西施——《粉饰生涯》c-01  (您是本帖的第 1351个阅读者,共1个回复)

6级

Rank: 6Rank: 6

主题
75
回帖
99
时空币
11222 SKB
时空金币
2237 SKG
威望值
76 点
时空年龄
154 岁
最后登录
2017-7-20

签到天数: 1 天

[LV.1]初来乍到

已有 66 个用户关注TA

[生活杂谈] 米粉西施——《粉饰生涯》c-01



江浙一带爱把卖豆腐的女人,唤作“豆腐西施”, 鲁迅先生就写过一个。据说,这个称呼和“吃豆腐”一词有点关联。
大家都知道,有些女人的分内事,反而是男人干得最好。比如裁缝、厨子,寻常家居日子,这事情大多是女人操持的。一旦变成了生意,那就成为男人的天下了,厨师、裁缝莫不是男性从业的多,著名的厨师、裁缝几乎都是男的。无论在男尊女卑的年头,还是高呼女权独立的时代,都是这样。这真有点让人啼笑皆非,好像男人跟女人抢饭碗似的。川菜盛行,川厨盛名,川渝一带简直把名厨的名头,也当成一道菜来卖,店名起的都是什么“钟水饺”“张鸭子”之类,不是说饺子姓钟、鸭子姓张,而是提醒你本店由谁来掌厨。川渝肯定有男人卖豆腐的,但没见谁号称“某豆腐”。西施的老公前是夫差后是范蠡,也没听说有卖豆腐的男人,有号称“豆腐夫差”或是“豆腐范蠡”的。近年饮食行业上倒是出了不少女强人,也创下不少牌子,但甚少见到如男人一样,以其姓来冠名产品或其品牌的。再出名,也只是创下老妈兔头、老妈蹄花、老干妈之类笼而统之的大名,表示这是女人创的大牌,也就仅此而已。老妈贵姓?恐怕没几个人知道。卖豆腐不是男人的专业,无以命名;做厨师和裁缝也不是女人的专业,好听一点这是家务,难听一点丈夫是把她当奴仆看。就像做饭做菜,如果是白做工,那就是女人做的;如果做了能换来钱,男人毫不客气就把这工作拿了去。

我的朋友王三四有个说法,所谓女权主义,就是女人当家。而所谓当家者,就是要尊重女人的劳动权。对王三四这个观点,可能很多没脑子的男人会跳起来叫好,“让她们多劳动吧,我们多享点清福!”但专业人士知道,所谓劳动权,乃是就业岗位,就是挣钱的机会。对普通人来说,找个工作并不容易,找个好工作更难。男人劳动挣了钱,大多要交给女人管理;女人挣了钱,没听说过有给男人花的,更没见哪个男人吹嘘,自己每天要花老婆多少钱。男人挣的钱往往是女人的,女人挣的钱一定是自己的。一个男人,要是连个饭碗都找不着,谈何找个女人,更有何面目去花女人的钱?所以,女权主义讲讲是可以的,实现起来就很困难,因为男人往往从中作祟。请看,男人连厨师、裁缝这些大量女人在家里做得熟溜的工作都抢,别的工作就会轻易让步吗?

讲女权,说明女人确实还未摆脱男人的束缚,缺的东西才要大力张扬呼吁,这是社会规律。但只要有对立,就会有斗争。有了斗争,就会有突破口。市场上的厨师工位被男人们席卷而去,但在妇女要求进入社会的强烈斗争下,这个行当还是被撕开了一道口子——我惊奇地发现,米粉店里掌勺的大多是女人,不管老少。这大概是女权运动史上,相当有分量的一场胜利吧,可惜妇运组织没有发现这个典型,大大加以褒扬炒作。

我很早就注意到了,一个米粉店,除了送外卖的,基本上都是女人当家。不但收银、清洁、上菜这些岗位是女人在做,往往大部分的米粉店,掌勺煮粉、打粉的也是女人,让人颇为吃惊。餐饮行业里,女人打打下手,是常见的。但如前所述,掌勺的岗位多是男人的江山。米粉店里,这一大好江山,偏偏却让女人抢了去。而且,更诡异的是,以前男人们学厨,要白给师傅白打多少年工,然后才能从刀工、配料入手,慢慢的不知多少年才能独当一面。就算现在,也得进职校或技校学学烹饪专业,清修个几年,方能称为厨师。而在米粉店里掌勺的女人,很多就是个小姑娘,看不出拜过什么名师。

前几年,我们单位换了个写字楼,旁边有一家南宁比较有名的某记老友粉店,我上班路过时,就在那店吃早点,人都混熟了。有次,先是看到一个陌生的小姑娘,擦擦桌子,收收碗筷,店里所有的人都支使她。不久后的一天早上,买好票去排队,我突然发现是这小姑娘掌勺!当时我突然觉得很气愤,说来也算老顾客了,不要求你们给我打折,还拿个擦桌子的小丫头打发我?随后把火压了下来,深知她们从乡村进城打工不易。结果,粉煮好后,我一尝,顿时瞠目结舌,味道和以前那老阿姨做的也不差什么呀。这还是个名牌老友粉店的连锁店呢,一个擦桌子的小姑也能做出这味道来?须知,为什么有些米粉店顾客盈门,有些却门可罗雀,就是因为味道有差别,而不是哪个品牌受到食客迷信。一个擦桌子的小姑娘,做出了名牌米粉店的口味来,我简直是绝望地想,不是做老友粉太简单了,就是这小姑娘太聪明了。

在很多地方的土白话里,煮粉粉的女人,只要是结了婚的,就被人叫作煮粉婆,哪怕还不到二十岁。她们中很多人是从农村里来寻找梦想的,城市里落脚不容易,到米粉店找个工作相对没那么难。先从清洁工干起,很多人能一直干到掌勺做米粉的大师傅。米粉店大多是小本生意,所以薪资不可能付得太高,但干活累是绝对的,而且往往要等到顾客稀少时,才能抽空吃点米粉填填肚子。

南宁天气奇热,曾一度被划入全国十大火炉之列,排名靠前,是一个由冬天直接进入夏天的地方。酷暑之时,人在树荫下站着,汗水就能把地面浇湿一小片。每到此时,我即便再嘴馋,如果店里没有足够凉爽的空调,我绝不会吃现煮、现烫的米粉。吃粉人犹有此想,煮粉人又何堪忍受?何况,吃米粉还能享受店堂的空调,煮粉的厨房或工作间,却是装不了空调的。在这种天气下做米粉,焯烫已是不堪忍受,煮粉、炒粉的话,那跟把自己架到烧烤炉上烤一烤差不多了。但南宁偏偏有一大群吃货,把汗流浃背当作爽。好吃的米粉店,尤其是老友粉店,一天到晚都挤着人。这向炉取火的好处,到了冬天却又享受不着了。南宁的冬天几乎是从夏天直接进入的,既阴且冷,经常还有绵绵寒雨。但南宁又是没有暖气的地方,煮粉时炉火的温度,烤不了多远,一时没有客人的话,还须得把火先封上,煮粉师傅马上就能体会到什么叫天寒地冻。而掌勺的厨房或工作间,都是通风的,一缕寒风掠过,更是所有暖意都荡然无存。

便是从体力上说,米粉店的工作,也是很辛劳的。好的米粉店,一天卖个几百上千碗米粉不成问题,大多由“煮粉婆”动手。我细心观察过,煮一碗米粉的工序,大概是坐上锅,舀一勺高汤倒进去煮沸,放肉放米粉,加青菜,再把锅端起来,把连汤带米粉倒到碗里,大概要四五分钟时间。有的店生意好,忙得不可开交,一个煮粉婆,要同时对付两个灶眼,居然还有条不紊。我家旁边菜市有个生榨米粉店,用来榨粉的工具像个剪刀,把米粉浆团放入一头的金属罐中,像剪东西一样把另一头的槌子压过去,把米粉从罐底挤出来。操作这套家伙的,就是一个二十左右岁的小姑娘。我认真思考过了,这些工作,我可都扛不下来。

这样的工作,招人难也是不言而喻。有个北方哥们来南宁,每天早上带着他到不同的米粉店去尝新。有一天,他突然指着店门前一块已显破败的牌子,羡慕地对我说:“看来你们这里的就业形势很好呀,去哪家店吃米粉我都看到招人的广告。”我才注意起来,并且发现,不但很多店摆着招聘的牌子,而且是长年不卸的,很多牌子的标题还特意注明“招女工”,开价最高是煮粉工。可见,人们已经充分认可了女工在一个米粉店中的作用。

所以,米粉店的女工一般不会太漂亮,太漂亮的招不来;也不能太丑,那会吓着顾客。她们其实就是普普通通的南方女子,在追寻着自己的幸福之时,也为市民、游客奉献上一道充满特色的美食。女人干活,裙袜生风,叽叽喳喳,充满生气。套用蹩脚文人喜欢的句式,这真是一道风景。在此环境下吃东西,爽心如意呀!再套用江浙一带的惯例,学鲁迅先生,也给她们起个称号,不妨就叫米粉西施。其实,也不用管她们长得如何,劳动着就是美丽的。叫她们米粉西施,是向她们致意。我不吃她们豆腐,吃她们做的米粉,总说得过去吧?

有个自私的感觉,米粉西施们越是长得难看,咱们越是应该去她们店吃米粉。因为女人长得丑的话,什么念头都断了,要是不想杀人越货暴富,可能唯一的出路就是努力工作了。而她们一旦努力工作,不消说米粉会做得更有滋有味。美食家周瘦鹃说吃过,吃菜要吃人。当然不是叫你杀个人过瘾,而是吃饭要指定厨师,如指定的厨师不在,则宁可另选吉日。周老先生点菜很有意思,他还有个说法,不懂吃的人是吃饭店,懂吃的人是吃厨师,意思同一个样。他点菜比较有意思,被他指定的厨师来问道:“各位今天想用点啥?”老先生总是说:“随你的便。”点了厨师再点菜,就有点小家子气了。同理可证,想吃一碗好米粉的话,要么就选一家你认可的米粉店,要么就选一个靠谱的煮粉婆,舍此再无良策。


此主题出自罗十八郎的博客
原文地址:http://blog.gxsky.com/blog.php?id=3492857




赏我5毛钱,买根冰棍吃~




网友以上言论仅代表其个人观点,不代表本站立场。如涉及侵权,请提供相关证据给管理员进行处理。

使用道具 举报

微信用户

主题
1
回帖
9
时空币
77 SKB
时空金币
0 SKG
威望值
1 点
时空年龄
2 岁
最后登录
2017-7-17

去签到

已有 8 个用户关注TA

2017-6-29 17:21 发短消息 显示全部楼层 |点赞(0)
@罗十八郎 哥你长得真帅让我看清楚好吗~
【Bastet 给 罗十八郎 点了个赞】


网友以上言论仅代表其个人观点,不代表本站立场。如涉及侵权,请提供相关证据给管理员进行处理。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

警警
营销中心 | 广告服务 | 关于时空社区 | 隐私权条款 | 版权条款 | 时空总章程 | 网站地图 | 友情链接 | 诚聘英才 | 小黑屋
市场业务合作:0771-5509793  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         论坛贴子受理: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    交易版块业务: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时空网法律顾问:广西观复律师事务所 文伟律师     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:0771-5516666-666
南宁创高营销广告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 ©1999-2017   经营许可证编号:桂B2-20010010
察察